发新话题
打印

迅雷不及掩耳

迅雷不及掩耳

  武斗很快就进了叶花的身体,但是很快就不行了,大概由于是情绪低落的原因,他在跟叶蛤做到半道时,想起了大卫,这个自称警察的人,他已经把自己盯上了。咋么办?是不是换个地方,所以他做的就心不在焉。
* `0 B$ O; T4 I! _6 Q( H  叶花被武斗撩拨起**,但很快就不行了。叶花双眼迷离,因为她感受到了,武斗正在退潮,她急切的在他身下加大了动作,扭动着身体,试图挽留着武斗的身体,不让这稍纵即逝的快感擦肩而过。1 H0 M3 g5 U0 y# r. }  K% p! p& k4 G0 f
  然而武斗却心不在焉,但是他感到了叶花体内正在沸腾了起来,因而他也加倍的努力了起来。
4 N& ~2 x' ?) i1 T( `" v  武斗不再想那些干扰他生活的琐事了。一心一意的跟叶花做了起来。可是武斗由于最近心事颇多。再加上身体刚刚恢复,突然这么大的动作,他还是有点不适应,很快就像海水一样的退潮了,弄得叶花波澜起伏。汹涛骇浪。
$ [4 M  G9 d( l  叶花像一只发情的猫似的,痛苦的呻吟。
, g$ W& ]! r$ f1 r8 i, ]  无论武斗咋样的努力,最终还是走向的失败。武斗向一只斗摆了的公鸡,气喘如牛的趴在叶花的身上。
- j! b2 g, T/ N; r, o' _* I4 X! O$ E  “你咋这样啊。”8 l8 V& L& Y' N! x1 H8 o
  叶花身子像被火烤过一样的滚热,烫得武斗一惊。“你是不是不行了,刚出院就不行了。这以后的日可咋过啊。”8 a8 c% E0 \! f1 h, e3 c2 ?
  “我这不是有事吗?”/ s* E# ~" x  S
  武斗解释着说。“现在没有好事,乱事缠身啊。”6 w! z% V2 h2 y7 T% v8 M5 v, u& t
  “那你还撩拨我。”
' q1 c' U" `3 x: E, H  叶花白了他一眼,嗔怪的道。“没本事就别惹我。真是的。”
( n/ b! K! ?' l7 j8 \- ?: o  叶花把武斗推到一边去,穿上衣裙。并且怨恨的哼了一声。5 f; N7 |, D. ?2 j  P2 q3 ^" q
  武斗试图缓和这种尴尬,他伸手去搂叶花,被叶花无情的推开了。“以后你别碰我。我不让你碰,萎哥。”
! H7 Z. n# i8 b4 H! \  武斗没有想到叶花这么称呼他。这是对男人最大的漠视。# d4 A% X; C+ e1 {/ N6 H1 d
  “以后咱俩分开住。”
4 f4 Y$ C) p' Q' [% n  叶花冷着脸说。“省得你骚饶我。汗。”
: Y$ m* F3 x3 \$ A& A/ v  武斗不再搭理这个被欲火烧伤的女人。他知道现在所有的语言都显得非常的苍白,因为他失去了征服女人的能力。一个男人如果失去征服女人的能力,那么他在女人面前就抬不起头来,女人真他妈是个被虐待的尤物。武斗在心里暗暗的说。
6 ^$ w6 l- e. C2 U/ T$ i  大卫从叶花的别墅里出来,心就砰砰的直跳。幸亏自己巧妙的扮演了警察,才在武斗面前蒙混过关。现在想一想都后怕。
  g* z$ t' W# Z+ V; n/ J+ c  不管咋说大卫是把武斗给震住了,他想,不如经常对武斗进行骚扰。他现在最害怕的就是警察,大卫要把这个警察的扮演下去。可是武斗真的管他要警察证呢?他想到这,决定去弄个警察证来。
9 ^- h, N& ?8 o* Q# ~  弄不来真的,弄个假的也行。大卫开始留意街头上的小广告,寻找办假证的,最后在一家小的地下室里,办了个警察证。有了警察证,大卫再来到叶花的别墅就很坦然了。
  H, e4 _& b6 p: w  “你咋又来了。”
/ y/ U! R2 D$ \' c3 l$ }0 F& q2 H  大卫大摇大摆的走进叶花的别墅,叶花惊讶的问。
6 S1 n& q/ T6 e/ o; a5 B  此时武斗正坐在大厅的沙发里。一边喝茶一边抽烟。悠闲的闭着眼睛养神。他听到大卫的声音一惊。慌忙的睁开眼睛,怔怔的望着大卫。% H; x' D  j7 `' R' ]
  “我来看看你们。”# ^6 b4 N% {- N5 Q1 Q) L  V
  大卫说。“武斗,你挺好的,精神抖擞。不像是个流亡的人啊。”* z, E, ?8 P- H. U5 u2 q4 Z: I& B% z
  “你到底想干啥啊?”
& d. o2 b3 w. y: Y' P  b  武斗有些烦躁的问。7 l, [0 t( a; c8 G. U: x8 V3 h
  “不干啥,我在随时监视你的行动。”
5 b6 n, m( ?1 X, `3 z6 M* g  大卫莞尔一笑,耸了耸肩膀说。“我没有把你送到警察局就不错了。”; e! o. ?/ k& }( N$ V, v, o% I
  其实大卫来一是关心叶花,看看她有没有跟武斗上床,这个问题是他最关心的事情。他在察言观色看叶花隔夜的脸色。有没有被人做过的影子。$ c) d0 _# @  i  B+ n# l1 h/ j0 `
  “兄弟,你不要这样好不好?你要钱我可以给你,说吧,你想要多少?”0 Z6 Q6 N7 U+ ], e( g% y
  武斗说。“你开个价。中国有句古话叫,世路艰难钱做马。这句话一点都不假。”
0 c2 d1 w& h5 x  H) t( u0 m. W2 O  “你想错了。我是警察,警察怎能收你的贿赂呢?”
& ~( f( _# ^9 y! r3 V  大卫一本正经的说。“你太小看我了。我不是为了钱。”1 E8 h. d, }' J+ A" x$ `: T
  “那你是为了啥?”
- n+ ~# C9 {3 _6 `' P6 Z  武斗问。( H0 O1 H7 c% G$ z- [8 X" b
  大卫望了叶花一眼,叶花一惊,怕他把他的意图说出来。她慌忙的说。“兄弟,你能不能不找我们的麻烦?”1 b5 m& U8 O7 o4 m2 N9 x
  “我不是来找你麻烦。”
* K( s/ A3 s* {% `7 S  大卫说,“我是来坚持我的原则的。”
* w7 i% M* b* F! H9 p5 _+ O  其实大卫之所以没有跟叶蛤私奔,是因为他的这个别墅还没有买出去。他只是缓兵之计,如果买了。他立马就跟武斗摊牌。  Z( ]* `/ p* v% n5 F& `
  “你是那个警察局的?”
1 c0 z9 d0 f  q1 r  武斗问。
& q; V* @. W. t) V" X  武斗这么一问叶花恐慌了起来。因为她怕武斗管大卫要证件,那样不就穿帮了吗?这个大卫咋这么烦人,又来干啥,这下子麻烦就大了。
; L3 {  l9 T. B  “武斗,你是怀疑我的身份对吗?”
; X9 F$ J. G4 e7 ]; o* F! S  大卫很镇静的说。他悠闲的坐在沙发里,抽了一口武斗给他的烟问。
3 Q- u2 l/ g& @' b7 s  “不是,我只想证实一下。”) {* u. o7 q' I
  武斗陪着笑脸说。# o7 k: Y/ f7 w9 {1 u+ w# |5 r4 I
  叶花惊讶的望着大卫。她怕大卫拿不出来证件,那样等待着她跟大卫的厄运可想而知,大卫真的不该来。
, e0 j! O! z8 c* o: b. G" x" h  大卫掏出了警官证,这让叶花都大吃一惊,她不知道大卫是从那弄来的警官证。呆呆的望着大卫“武斗这回你信了吗?”
, P* q! H- b' c; ^# n: z4 b  大卫意味深长的一笑,说。. q. G* w4 _4 Q7 |$ a/ d
  武斗拿过了大卫的警官证,仔细的看了一遍。没有看出啥破绽,最后冲着大卫一笑说。“对不起,警察在执行任务期间都出示警官证。这是规矩。4 J! c/ s* |. i: [
  “我知道,但是我没有把你请到警察局,也是规矩吗?”
8 x' P0 j/ G# V5 |" ~+ }  大卫板着脸问。
7 ?, _0 E: v% Z' A  “兄弟。你别生气。”
+ H6 o6 M, l6 u& g3 m  武斗忙陪笑脸说。“即使你把我请到警察局,也咋的不了我,因为我的中国公民。加拿大是个中立国,而且我在加拿大还有大量的存款,他们不会引渡我的。”
0 _6 B7 v, l# k6 P  “是吗。”! _, U: ^9 h/ a6 H6 `, E
  大卫冷笑道,“你这么自信吗?你想没想到,把你绑架到第三国去?”5 ]  M5 C. U0 {2 h8 X% ^
  “你想绑架我?”
& D" R. ~& b0 x& ]* c  武斗惊讶的问。
0 V0 Z7 H# X  p. F  “如果我维持正义就把你移交给国际行警组织。”: w2 z+ Y- J0 y3 b& D. @; e
  大卫说。, y- ?3 D- ], ?
  “咱俩无仇无怨的。你这么做何必呢?”$ a0 |1 u9 q2 i) v/ D
  武斗说。7 A2 i% x6 }" s* r$ m4 V
  “正义。”
* c: d6 o) g) |$ M6 b8 {( S  大卫冰冷的说出这两个字,使武斗不寒而栗。
# k2 C$ Q$ p# X$ {% ~1 v  “兄弟,这又是何必呢?”
+ O! R1 e: ]$ J' L2 A  叶花凑了过来。“何必伤了和气呢?都挺不容易的,有话好好说,这样对谁也不好。”( t/ m) M- d$ N& o$ V
  “就是,兄弟有话好好商量一下。”- e5 u+ i. i; W
  武斗接着叶花的话说。2 A- A! f* v4 s8 c
  “那好吧,”
* q, W& _, {  @8 @  大卫有些缓和的说。“既然这样,我有个建议,不知道武斗能不能答应我?”
% j. {8 \* ^* G  “你说,”
4 u: s: _, @+ T. ?  武斗慌忙说。
$ A; S* l! {" ]1 g+ E3 \  “我有随时随地来这里的权利,并且监视你们的生活。”
. o  N1 b2 z9 j- c7 {' d  大卫看了一眼叶花,只见叶花脸色红扑铺的望着他,他的心里涌起一片涟漪。
7 o/ s. A2 x$ c8 B4 Q  `' t  “这个这个……是不是有点太过分了?”
0 T% z9 O' ]% E3 L5 d. h( O5 A+ R/ B  武斗说。
# W6 T; A, e! j  “那好,即使你不同意别说我不客气了。”
9 f* h9 Z* b* W9 y  大卫站起身子,从衣服的口袋里掏出一副手铐,身子非常敏捷的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把武斗烤了起来。武斗当时就懵了。 武都没有想到,大卫会把他用手铐铐了起来。武斗一惊。说。“兄弟,你这是干什么?有话好好说。”2 w) M& l  W" E) q
  大卫被武斗铐在暖气管子上。“我要维持正义。把你押回中过,让你接受中国人民的审判。”
0 e; I9 p7 S4 F  A; a2 N) r8 z. |) j, S  “兄弟,自己要你放了我。啥事都好说。”8 R' y8 @8 O: d8 V/ v6 ^
  武斗求饶的说,叶花没有想到事情发生了突变。一瞬间大卫却把武斗铐上了。看来大卫要跟武斗玩真的了。她琢磨房子还没有买,这样时候下手是不是有点操之过急?欠考虑,于是她慌忙说。“兄弟,你就放了他一马吧。退一步海阔天空。”5 \, @: B% c0 ?, Y5 L3 ^
  “没这么容易。”
7 e$ w* Z9 z( F  大卫咬牙窃齿的说。“我要把他送到跟中国有引渡条约的国家。让他跟我狂,”, H  o, O3 B# B: n6 Q
  “兄弟,你这样做能有啥好处。”. q9 X$ p# @. H8 ?9 k9 X3 H
  武斗说。“你说说条件,你把我放了,我会给你很多钱的。”
4 l% y3 Q' Q5 b7 E7 T% J: K: q  大卫望了叶花一眼,意思是不是跟武斗摊牌。他俩相视点了点头。大卫心里就有了底。他说。“武斗你想怎么样了断?”
" ?( s' X8 _& h" c  “了断?”( A8 ?+ S0 C) K0 f3 z: F
  武斗不解的问。“什么了断啊?”! G4 t, q5 S0 v9 R' Y3 {# P
  “我想把你送回中国,你说行吗?”
6 P! ?+ R7 W( X( G3 f# {  大卫问。
. _' w9 m2 `, h  “其实,你没这必要,”
& i! r, V, k9 }+ p+ w' u  武斗靠在暖气上,咋待着也不得劲。“你要是把我送到中国。你得消费多些费用,再说你有这必要吗?你还是直接点好,说吧,什么条件?”
+ L" P4 c1 ]& I9 Q8 }2 Y  大卫又望了望叶花,说。“我的条件你不一定能答应。还是不说了好。”5 W& }  i( \8 x3 M
  “你说出来看看。”1 |. p% k) V. m; ]" V& ]) q
  武斗说。“对了给一支烟抽。”9 p% U' {. _# O* \2 e8 ?5 Q; Y+ E4 Q
  大卫甩给武斗一支烟,说。“你觉得你到中国会咋样处罚你?”
# y* q8 n" R* u+ u6 C: M. O  武斗一只手铐在暖气管上,另了只闲着的手,拿着烟贪婪的抽了起来。
0 I/ X+ b& ]- i# V% ~6 }2 ^8 b: [: N  “兄弟咱俩无仇无怨的,你为什么跟我过不去啊?”% R  Z0 k- N( }
  武斗疑惑的问。
& q' n4 B* M- ^" Z  “我想要的东西,你啥得给吗?”- z+ E& B8 F2 u6 R3 E1 [% r
  大卫问。& A) V) o" S5 j1 C3 R
  “你说。”
" s5 M& z& K+ h  武斗的眼竟一亮,似乎看到了希望。9 r: V1 l. |; o+ |3 ]( Z$ E
  “我想要你的女人。”
) E5 G9 u, |7 r9 O& o: `, X- L& c+ y  大卫无耻的一笑说。“咋样?你舍得了吗?”
" i! o2 P' \" i/ {$ L7 ^' C- E0 K% Y  “你你……你……你咋这样?”
5 T! j) D5 `! S8 C7 c6 N1 ~  武斗被大卫气得语无伦次起来。“卑鄙。你咋这么卑鄙啊,我的女人你也想动,真是的。欺人太甚。”
+ Z1 e& z6 J3 P; \  “那你就别怪我了。”
4 m9 q, W; d) A# f' D' _- ~  大卫说。“我总觉得一个人的生命比女人重要。”
1 |9 T2 g* R4 X, q  “这是两会事。”
) D- ^+ L* y0 s% S: d( |# [  武斗说,“现在我落难了,要不就你我整死你,你信不信?”, M" X+ ]7 o( H
  “是吗?”# Z" e7 O3 a6 E1 y8 N
  大卫微笑的向武斗走了过来,突然照着武斗的肚子猛踢了几脚。武斗疼的捂着肚子叫了起来。
: q! v2 E9 L$ f/ h  叶花看到武斗的痛苦样,有点受不了了,慌忙说。“大卫,你咋这样狠啊。”
0 x1 G' p! q: E; U' R8 `  大卫?武斗抬起头,痛苦的看着叶花,她咋知道这个警察叫大卫,他们认识,“叶花,你们认识?”
% M  L! y& ]& U. t# Z4 O# {  武斗问,武斗是何等的聪明。“这么说你们事先谋划好了,准备这样的对付我。我瞎了眼睛,叶花,你看着我,你这么做对得起我吗》我用金钱把你从贫民窟里拯救出来,你就这么对我吗?你这个忘恩负义的妖精。”
/ c! Z4 V- t) V1 |" O) y, M4 P  叶花被武斗说的满脸通红,不知说啥好。: G7 J: c8 Z2 N4 l# m
  “现在我明白了,原来你俩都串通好了。”; p3 p8 H$ s+ z' _
  武斗忽然醒悟的说。“这上次被人袭击,就是你干的吧?”
3 B" M2 V$ h# t* y  “是的。”9 ?, V  D4 R) N+ [5 R
  大卫干脆承认了。“你能把我咋样?”$ l! c% V" n4 y1 \  r
  “有种的你把我放开,咱俩单挑。”
% F5 k; J' u4 Z" k4 m' t5 I" ?  武斗脑怒的说。“这算啥能耐,你叫啥?叫大卫是吗?就有这样的敢跟我单挑,我掐断你的狗头。你信不信?”8 e( c5 J) ?7 b" ]7 G
  “是吗?我知道你很有种,在大陆也的个人物,可是现在物是人非。咱俩不站在同一个起跑线上,我是警察,你是罪犯,你咋能跟我单挑呢?你做梦吧你。”
& G- {2 S4 G& u. A  武斗有些歇斯底里的说。“你警察能咋的,你放开我。咱俩为了这个女人来一场决斗,就像勇士一样,你敢吗?”2 k1 q) B2 C: N- H5 }  P
  大卫向武斗走了过去。怔怔的凝视着武斗,伸手托住武斗的下巴,说。“你是不是活腻了?你想把尸首留在这里吗?”0 h. m  \9 h% k9 t8 G
  “懦夫。这要看结果,”" i, T& r6 b- l, ?
  武斗倔强的说。“你是不是不敢放开我,怕我把你废了。我可是有名的手黑心狠的人,没有谁能征服我,只有我征服别人。”
; T, T7 ^( G4 m% J+ s9 E  “你这么自信啊。”3 D! e) t$ U# H; _# ?$ \; w) M
  大卫抽了一口烟,往武斗脸上吐了一口。说。“好。你是条汗子,我把你放开。咱俩出去练练。”
8 H+ a9 @" x! s" f& K. X  “这才有种,”
5 B# h9 }; h; {8 K% a  武斗说,“这样做才是男人。”
8 T' V: |+ P- @' |# d$ r' A( ]$ `  大卫把武斗手上的手铐打开,却引起了叶花的不安,她怕武斗不把大卫打败。那样的化就没有她的好了。现在叶花在怪大卫,怪大卫头脑冲动。待不待的跟武斗决啥斗啊,他这是拿她做赌注,如果大卫输了。武斗肯定报复她跟大卫。想到这叶花不寒而栗了起来。
8 t; |/ `- L( L! M. a/ T  武斗揉了揉手腕有些红肿的地方。站了起来。拍了拍大卫的肩膀,说。“纯爷们。走吧,出去比划。”4 s( Q6 N, T" Z* q+ b' F
  “等等,你们不能这样。”
; y) _5 b! l* |! A  叶花栏住了武斗和大卫,“你们不能决斗,对你俩谁都没有好处。我不赞成。”2 Z# B, h, `5 L* K9 [
  “没有你说话的权利。”
6 ~% W# a9 E0 a  武斗说。“战争请女人走开。”1 k2 Y3 c% F& ~; ^. H4 Y
  “我是为了你俩好。”
1 D% x: V) l  H6 H, U9 z  叶花说。“我不想让你俩有啥闪失。”
% {$ v% a' _" o- Q  “淫妇,你就别假情假意的了。”
2 @3 o5 _+ D  M2 Y1 _  @( D  武斗板着脸说,“你不勾引他,那能有今天这个结果,我瞎了眼,认错了人。把我的一片真心给了你,你却是个吃里爬外的东西,知道现在何必当初啊,真是,人不要信任人。”
3 M9 K1 p3 H! i( d1 J  武斗的一席花说的叶花脸色白一阵红一阵的。十分尴尬,不知如何是好。她只好闭上嘴巴,一声不吭起来。1 G6 y1 |2 i/ c  M
  大卫比武斗高出一头,论身体素质武斗恐怕不是他的对手。可是武斗并不服他,他向来身手敏捷,武斗有许多年没有打过架了。因为他现在是有身份的人,有身份的不能胡闹,其实以前武斗经常打架,他喜欢打架,喜欢争强斗狠,现在大卫一提起来,他反而来了精神,他太渴望一场宣泄了。) N% o3 ~5 l  J) J* D
  武斗的手刺挠很久了,今天却在异国他乡遇到了对手。武斗非常欣赏的看了一眼大卫。他喜欢强大的对手,这是武斗一贯的作风。
. e" q; |& w+ W- d8 v" e+ e9 `  武斗跟大卫来到院里。大卫说,“开始吧。”
. o5 Y0 S7 w! Z: q; A  “好。”: v# f: t6 h% B
  武斗使劲抽了一口烟,然后把烟头扔在地上,用脚使劲的把烟头踩灭。冲着大卫就冲了过去。* K1 N9 L" c: z% I8 q6 Q& a0 Q
  大卫迎面照着武斗就是一记重拳,将武斗当时打翻在地,武斗的嘴角流出了鲜血,他品味着血的腥咸。
" F; A- c8 A* c7 R  武斗感到脸上火辣辣的疼。他随即吐了一口痰,把一颗牙吐了出来。血水也顺着他的嘴巴里吐了出来,武斗试图站起来,他刚站了起来。还没有站稳。大卫一脚又踢了过来,将武斗踢个趔趄。武斗身体晃了几下,但是没有倒下去。他坚强的站了起来。满脸血污的看着大卫,叶花看到武斗这种狼狈相。一声尖叫。就跑回了房间。叶花的尖叫声鼓励了武斗的斗志,他顽强的站了起来,虽然有好几次差一点没有摔倒,但最终他还是顽强的站了起来。
- J$ _$ I! z# X8 B  “来吧,小子。”
: J! O' @8 y! ~9 y  武斗用左手向在大卫的面前晃了一下,右手一记勾拳打在大卫的面门上,大卫随着拳头的劲道,摔在地上。
4 l- Z/ z! {" u% {$ ]/ X  武斗不失时机的冲了来,照着趴在地上的大卫就是一顿拳打脚踢。大卫风在地上,再没有怕起来,武斗看到趟在地地上的大卫,心里笑了起来,这个饭桶。就这么不堪一击。
0 ^4 o$ A5 V* o4 }5 S6 i9 t  一种胜利感在武斗的身上由然而生。这个强大的外国人咋就这躺不堪一击啊。非常惋惜,武斗凑过来,一抓住大卫的衣领把他提了起来,回手又是一拳。大卫彻底的趴在地上。5 F/ d, R6 l0 ^$ }# H/ S  P
  “起来。别装熊。”
& ?* u7 I( k: y  武斗说。“我就看不贯你这样不禁打的男人。”, n8 J9 ]/ O1 N4 A% j9 k$ u
  大卫听到武斗在激他,他使出浑身的爆发力向武斗扑了过来。虽然大卫遍体淋伤,但他却是身大体不亏。他的爆发力还是很有力量的。, K( ]9 E: G+ d
  武斗没有想到大卫会反扑了过来,他很快就被大卫弄倒了。大卫像受伤的野兽一样的反扑了过来。
1 U& [  ?6 z/ c# A  武斗那是大卫的对手,大卫雨点般的拳头砸在武斗的脸上。武斗的脸顿时血肉模糊了起来。他的眼睛冒着金星。每一拳头落下,武斗的身体好像呻吟一样,在体内回音着,最后武斗被大卫打的晕了过去。大卫望着武斗已经变型的脸。长长的舒了一口气,心想这个武斗在也没有反抗的力量了。就在大卫胜利在握的时候,武斗睁开已经封喉的眼睛。望到身边有一块地板砖,地板砖活动的镶嵌的地上,但是武斗伸手一扣,就把地板砖拿了起来,照着大卫的头打了下去,只听到大卫一声惊呼,就倒在了血泼中。
1 v8 o1 z0 r: ?" t; R3 z! H! S4 d0 z1 r! E  G, g

! r4 D1 Q! a8 G, I6 t: }3 k0 `武斗被大卫打的只有招架之功没有缓手之力。最后武斗倒在地上。因为他实在没有大卫有劲。大卫的体力像牛一样的强壮,武斗那是他的对手啊。很快就败下阵来了。
2 q: Q3 i8 u. M  武斗摊在地上,大卫看到武斗如此不堪一击,对他放松了警惕,武斗趟在地上顺手一摸,摸到一块活动的地板砖,操了起来,此时大卫刚要才武斗身上起来,正在转身。武斗拿起地板砖照着大卫的后脑砸了下去。大卫应声倒下。鲜血从大卫的脑袋上流了下来。同时大卫倒在血泊里。
: u# I5 }& D0 s  花娟经过深思熟虑考虑后,走进的警察局。接待花娟的是一位中年警察。“请问女士有啥事吗?”0 I! ]' {, r+ b9 [+ c/ A% ?
  花娟敲开一个房间的门,这个房间门上用红色字体写着186的号码。花娟也不知道这的警察是干啥的,在这里无法辨别这个警察的身份,因为所有的门上都是用号码来代替。花娟只是闯大运的去敲门。' O; ]( a) R/ X0 q
  当花娟走进房间时,这个中年警察端坐的办公桌前问,桌上摆着凌乱的书籍,和两个鲜红的国旗和党旗。* [  w4 p  K8 ?/ ^: ?
  “我有个重大的案件想报告。”
. J: n. _* D: o4 e- }  花娟望着满脸威严的警察有点慌乱,她甚至有些后悔来到这里,为自己的唐突的行为感到不满。但来了又不好回去,只好硬着头皮等待着,这个警察的问话。+ u, i6 N9 E9 t! ?. \" q
  “是吗?”. W& R, p/ }4 |% N
  警察脸上掠过一丝惊讶,然后说。“你坐下慢慢的说。”
4 l. N' n4 s6 ]- Q  同时警察站了起来,为花娟倒了一杯饮用水。
6 P% i$ N# z! \( D' _5 t  花娟接过纸杯脸上挤出僵硬的一笑,说。“谢谢。”7 H# D0 \4 X' o$ X, L
  然后就坐在警察对面的椅子上了。
# x* u  a5 R& g8 |1 F& \4 V* a9 d  “什么案件,你说说看。”
: z& x! a% T7 c8 V4 i6 I" {  警察的脸色又严肃了起来。& c# V/ l9 e- r# N
  “你们是不是在通缉武斗?”
. b% {9 b  @9 f) @. m/ |( b* {$ z  花娟问。: j# Y( r- ?" C
  “你咋知道的?”
3 d1 e9 H/ W7 o. C2 M. G7 y  警察警惕的望着花娟。似乎把她当成了间谍。
& \; f/ a3 g# r) w# R/ M  “矿上发生了瓦斯爆炸,我想矿主一定脱不了干系。”& V% C! z+ T- I, I# Y
  花娟为她的理由说。
9 s. l3 c/ R4 v7 o2 Q  “你知道武斗的下落?”
7 a  R* R1 ~- z7 v8 a: V  警察非常的狡猾,他不直接问花娟。而是采取迂回的战术问。“你一定知道,要不你不能来,对了,你叫什么名字?”
' u4 R3 c% z3 q: I: m' W  花娟感到这个警察似乎在审问她。她真后悔来这里。早知这样她就不来,现在想退出又觉得不妥。
4 i. p, ]1 ^: N% z( x: w, @  花娟并没有问答警察的问话,她沉默了起来。花娟想其实是个很简单的事,却被这个警察给弄得复杂了起来。* f# O! G  D: y' V' g- T& l+ l
  警察见花娟一声不吭,拿起桌上的电话,打了起来。“喂小陈。你过来一下,”' Y% ]$ a/ M) o% s2 N7 Z
  警察放下电话,意味深长的看着花娟。7 P+ s, f8 M( t: W) `! F6 R, f+ ]' n
  这时传来了敲门声。“请进。”
) E; j; Q) Z) @+ Z# d  “你好局长。”' P: w. r+ Z7 ~
  进来一个身材魁梧的警察,他面部线条粗犷,非常威严。他进来就向这个中年警察问好。
/ H2 s+ Y5 b) y& r  局长?花娟一楞,心想这个警察是局长。
7 W' a; g& e! `( b9 b1 ~  “这个女人有知道一起重大案件。你把她带走做的材料。”
; p* M" j* i7 |) a  被称作局长的警察说。“这位女士。你跟小陈去做个材料。”( Q- t& K$ v' g, q
  花娟没有想到。事情越来越复杂。7 k$ u: f# H% P; T6 p' A5 K+ Y+ k
  “走吧,女士。”
  s5 D, c4 o4 V) ]- O" k  小陈对花娟还算客气的说。' f! {! a$ N. D) K7 Y1 B/ @9 e
  花娟无奈只好跟着小陈来到对门的房间里,这个房间里还有一个警察,有坐在办公桌前。0 X+ H- s$ k8 h0 T
  “你坐吧。”
% s' L. u3 T- A2 ^; K# J  小陈对花娟说。然后他对房间里的警察说。“小张,你记录。”
9 l8 w" b' F! F3 z6 B& u' X  小陈坐在小张的身别,花娟坐在他们对面的凳子上,俨然像个犯罪嫌疑人,花娟想这是何苦呢?
4 ]' E& u! z7 A' P/ q' x  “姓名?”7 k1 B; I! X4 T# r7 X$ l( }
  小陈开始问了起来。
% m& F: h9 P# @; E1 ^( L! j) ~  “你不用问,我来就是想把武斗藏身的地方告诉你。”3 Z! I0 x2 c5 A' m
  花娟有点不耐烦的说,她讨厌这种繁文缛节。
) W# _0 O& n5 `* f+ q  A  “你知道武斗在那?”
: h. v& E/ |: e& R7 ]( D* Y  小陈惊讶的问。8 W3 D9 ~9 W8 |; G7 o7 S3 V
  “恩。”
) }* Z$ x7 _0 M9 T( @. O/ `+ n* W  花娟点了点头,“武斗在哪里?”
' J. O/ O  k; M: ^  小陈急切的问。: J" P9 n. J1 d& E  M
  “在加拿大。”
' E# z3 D2 i8 H  花娟说。  m; j) H3 k7 ]: V% |- S
  “我跟你说正经的呢。你咋玩笑。”
8 t$ y: i8 Z- o9 x, Q3 V3 m6 o  小陈板着脸看着花娟。非常不高兴。
2 T1 \: _7 g+ c  “我说的是真的。武斗在加拿大的多伦多。我看到他了。”
# j" j2 d7 c  q; v2 b! O3 C  i  花娟就把她如何在加拿大的遇见武斗的来龙去脉一五一十的说了一遍。才从警察局里出来。
! [/ A7 R8 |0 z3 V/ g1 W+ k  彭川卫自从武斗出了事,他就心慌意乱的起来。思前想后决定把这个董事长的位置让给花娟,于是他给花娟打了电话。) R, ^) U7 K3 M" N
  花娟刚从警察局出来,心情极度的低落。刚钻进出租车里,手机就响了,花娟从包里拿出手机一看,是彭川卫的号码。便摁了接听的键子。9 t. B; N2 I4 c* J/ }, _  k
  “你好董事长,有事吗?”; s% S: v% I7 h) E1 I$ p4 `
  花娟问。/ w9 V: g* v4 d$ I- l. P8 t" |
  “你在那?”
( A1 `7 `- R& r' G- N6 F  彭川卫问。
/ R  L- b' x+ u$ E( _/ ]  “我在往公司去的车上。咋的了?”# s7 f* k2 W/ H0 q9 ]
  花娟问。6 C- v8 L$ U1 \: d; s
  “你到我的办公室来一趟,我找你有急事。”- @1 I) R* \1 r
  彭川卫说。“还有多长时间能到?”) A& X+ Q  y8 o  G
  “快了。”. ~( S  u$ O. O! Q: w
  花娟看看街景,说“十分钟,到了再说。”
5 j7 N' w9 [  [1 m5 T, x  放下电话花娟的车离公司不远了,花娟想这个时候彭川卫找她干啥,是不是他跟武斗的肮脏的交易暴露了?$ Y) o& d$ Q7 x/ m6 Y
  花娟带着这些疑问推开彭川卫的办公室的门的。
$ O, m* c  `9 n$ {  彭川卫正在办公桌前抽烟。焦急的等待着花娟,当他看到推门而进的花娟时,眼睛一亮。慌忙说,“你来了。快请坐。”
$ A- V! D" o( o* x* i. L  花娟依然身着一件红色裙子,她对这种颜色情有独钟。无论她走到那就像一团火一样,将眼前的人们目光点燃。
0 m8 S8 ?! R# o; O3 s2 p- u. Q5 p  花娟进了彭川的办公室。彭川卫顿时感到无限的快意。他定睛的打量着花娟,虽然他天天看到花娟,但是每次见到花娟他都像不认识的,从新打量一番她。. _; u. d2 O- @0 F$ X
  “看啥,好像不认识的。”9 u0 u) V$ q) Q- y$ D* Y3 _
  花娟娇嗔的说。“眼睛直勾勾的好像色狼。”3 _& V. Y, Z3 O7 @' q- g, |
  “在你面前我就是一匹狼。”
0 Y% i6 L. l2 @# ?( F6 f) h  彭川卫开玩笑的说。
7 d. d$ }5 f) J: f2 @  “这可不是董事长说出来的话。”/ F4 c: n7 `% k. t7 |6 B" g6 m
  花娟白了彭川卫一眼说。“我想做为董事长应该有一定的素质,那有一见到女人就双眼放光啊。”
- a+ S. R, v% P; G  B! G  “我只是见到你这样,你是最标准的女人。”! ]/ X' S2 ?! W; E0 u+ z
  彭川卫由衷的赞叹着说。“花娟,你知道我最大的梦想是什么吗?”
6 Q1 V  }$ }8 h5 b& L3 K- Q' @  花娟问。“是什么?”  Q  S5 L+ o) Q' p9 m
  “我最大的梦想就是有一天能拥有你,那怕一天也行。”
1 `; C' L7 N8 \- b  o5 s  彭川卫有些激动的说。同时他站了起来,在饮水机里用纸杯给花娟接了一杯水,来到花娟身边。把水放在茶几上,他坐在花娟的身旁。一股醉人的香气扑鼻而来,使彭川卫非常惬意。他忍不住的在花娟身边嗅了嗅这好闻的香味。0 h, |. d! k; Z! \! y
  “董事长,你说啥呢?”$ w; b/ b9 e4 e2 y: {. @
  花娟脸一下子就红了,因为花娟的脸红显得花娟更加妩媚了。使彭川卫更加怜惜她了。3 b$ f( r6 ^; T7 }
  “花娟,你真美妙。”
2 w- g4 ~) M, O3 ^$ d  彭川卫往花娟身边凑了凑,而花娟却往外挪了一下。“董事长。你放尊重点,”2 G8 z5 T3 s) G& _
  “花娟。你每次跟我在一起都好像如临大敌。”; w) d, \# \9 U  c6 Z: W
  彭川卫望着花娟。扑充的说。“我真的那么可怕吗?”
' L1 N  i/ _8 X  “是的。因为你太色。”
6 f& z# Z9 S( {0 z; }  花娟站了起来,离开彭川卫坐在另一只沙发上。“我真怀疑,你都这么大岁数了咋还这样强烈。”
" C* [# ~- j: _  _" [  “我有特意功能。”2 P. B& B6 _1 T
  经花娟一提醒,彭川卫有点猥亵的说。“所以永远也不老。我比小伙子都厉害。”* ^) u7 u7 F0 I4 {" l
  “你越说越不像化了。”$ h  Y8 ?. o  s. |
  花娟说。“不理你了,对了。你找我说事的。不会这么东拉西扯的吧?我还有事要办呢?”
8 H& ^8 i% U& G- h  “你每次见到我就像耗子见猫似的。”  {. V& a7 P0 d3 G: |
  彭川卫抱怨的说。“你就不能放开一点,我喜欢你自然的样子,不喜欢你这样拘谨的样子。”
) B. ~7 t2 j3 D& e  “董事长,你别没正经的,”6 q- v1 D  z, ^! e  s
  花娟打断了彭川卫的话。“有啥事,你就说吧,我一会儿还出去。”
; z4 R7 w* R; M! K  “花娟。你很能干,”
8 P4 ]' G. f6 @' ^3 Q2 U  彭川卫这才进入了主题,说。“你想没有想当公司的懂事长啊?”; c6 X2 Q$ ^( o6 F3 F
  这个问题把花娟问住了,她不好答。如果说她想当董事长,那么彭川卫会咋想。如果说不想,那才是假的呢,谁不想更上一层楼啊。7 I6 U- z3 K1 k9 h
  彭川卫看着花娟不吱声,已经猜出她的心思来了,因为花娟的脸莫名的红了起来。彭川卫揣摩到了花娟的心思。, `) v9 Z5 V& h0 K( U
  “花娟,不想当将军的士兵不是好士兵。”
+ g4 ?! S1 ~' Y+ U8 i  彭川卫鼓励着说。因为他已经看透了花娟的心思,她非常想当这个董事长。1 q- m3 W2 u. M
  “我想当董事长,你干啥去?”
8 t( R7 C' p: q  花娟不解的望着彭川卫。“你今天咋问这个问题?你不会特意找我说这个吧?”" R) \, w3 H0 {% X5 w
  其实这几天彭川卫非常恐慌,他知道厄运就要来临了。因为武斗跟他有很多瓜葛,如果把武斗抓住,他也跑不了。因而他有一种紧迫感,他必须在自己进去前,找个董事长来接他的班,这个人搁谁好呢?最后他想起了花娟,他不能竹篮打水一场空,他要把公司里的股份抽走,所以他找花娟。想让花娟买公司的股份。做公司的董事长。换句话说也就是让花娟向公司里投资。% [# f8 f7 V3 s" M) X
  “花娟,我想从公司里撤出来,不当这个董事长了。”
; |+ a/ j0 _  K. M3 a% W  彭川卫察言观色的看着花娟“我想推荐你做这个董事长,不知道你愿意不愿意?”) Y* a7 }; A* C' L+ J
  “这个……”
' \0 F- I4 k; m  G1 ~6 x' F  花娟没有想到彭川卫会这么说。这使她一点准备都没有,她没有想到彭川卫会提出这个问题。这使她措手不及。没有防备,一时间有些尴尬,大脑开始飞速的旋转了起来。她在算计着得与失,如果她当这个董事长就成了这个公司的法人了,她得投入股份,这可是一大笔资金啊,这一点花娟明白。. `& |3 G* y* f% B" x& L$ f& S/ i
  花娟左右矛盾了起来,她不知道如何回答彭川卫好……# [( q+ N* k# A2 u7 R' f9 G3 D
  “是不是差资金啊?”
7 S0 u) I* |, o  彭川卫皮笑肉不笑的问。
7 g8 V+ m9 M* E  “恩,”
% i+ w* {5 X, L9 R* v; d: ?  花娟红着脸说。觉得自己非常尴尬。同时羞耻的低下了头。! p0 ]; T! U" Q. J; a, [$ x" |
  “这个好办,只要你答应我一件事,我的股份这暂时借给你,五年后你还给我,咋样?”/ b9 d; ]* L1 ^
  彭川卫笑眯眯的看着花娟说。
/ r8 C6 W0 B: ~1 Q4 t( r& q  “你不会要吃我豆腐吧?”
/ z: t5 z1 K' x9 g: v0 v- ^  花娟看出彭川卫没安好心。干脆针锋相对的问。这样反而使彭川卫不好说出他的意图。花娟觉得这样的方式很好。" n& I' d0 @4 D9 X
  “花娟,你这样看我?”7 u% D2 ?% z7 w" k, w
  彭川卫欲盖弥彰的说。“我有像你想我的那么卑鄙吗?”" e  \: I' E' N8 G4 \
  “没有更好。”1 F8 _5 H; v% w6 x1 u
  花娟莞尔一笑说。“那你说说你的条件?”6 R! b3 G' F+ y3 a$ u; S
  “你过来坐。离得我那么远干啥?”, q( @* z. q# W- J" r( k2 V
  花娟在彭川卫办公室里的另一张沙发上坐着。她是厉害怕彭川卫对她的骚扰。. c; m) _# z* ?& R
  “在这挺好的。”" c1 r8 g) X* c$ Z7 q" D, j
  花娟说,“咱们就这么说事,不是很好吗?”9 R9 y) U- A1 Y% I
  “这样显得生疏。”* ^( ]( ]( v# Z1 R! o, U
  彭川卫站了起来,他来到花娟的身边,坐了下来。“花娟,你总躲着我干啥?我又不能把你吃了。”
( e5 k. k6 z  i  “你可没准,我还是防备点好,”
; R" U1 |, y- ]5 k$ i0 o  花娟嫣然一笑,脸上弥漫了醉人的红晕,使彭川卫心猿意马,呼吸急促了起来。同时花娟身上那股迷人的芳香使彭川卫心痒难耐。2 V0 b9 W$ k1 y  y" l! I( ]
  “花娟,你真是个妖精,把我折磨的欲罢不能。”8 }* ?- l6 @. ^  P
  彭川卫将手搭在花娟的身上。感受到她身体的柔软。
1 C5 L2 F, e9 R  U! D" |  花娟慌忙把彭川卫的手拿了下去。说。“你又来了。真是的。”
+ }. b" K0 N8 V  “花娟。你说我这么帮你,你不能这样对待我吧?”: ~: H& C9 ?' P0 O' d  R8 |
  彭川卫说。“我这份热情。不至于换你的这种脸色吧。”/ t* {2 l4 l7 L+ k9 I: k) A' ]$ H* e4 H
  花娟被彭川卫这么一说,觉得自己是有点过份,彭川卫给了她这么大的优惠的便宜,她不至于连个笑脸都不给他吧,“我没有啊。”. c& s4 g: a/ {. g6 U: j
  花娟强拧出一丝牵强的笑,“我知道你对我好,董事长。”& t+ `$ N9 }' v- ]# }( D
  “当然了。你是我最喜欢的女人,你要啥我都会给你的。”( E- q* J. z. s6 n: Z1 k) `
  彭川卫一脸的坏笑说。“你说是不是,这些年来我一直在帮助你。”8 D+ u. x& V0 O
  “谢谢,董事长。”/ L% w$ V. q/ R+ F8 K
  花娟嫣然的一笑,说。“谢谢你这些年对我的关心和照顾,我以后会报答你的。”4 r# `; i& P% |/ G0 M) J
  “咋样报答?”: Z8 d- y3 n) r  m$ q: U
  彭川卫一脸淫荡的笑,花娟看到彭川卫这种笑容就感到反胃。其实这些年来彭川卫一直都在打花娟的主意。这一点花娟知道。但她一个女人没有办法,其实她始终在与彭川卫抗争着,之所以到现在花娟还是保存着清白的身子,实属不宜。, n6 G. R7 Y: E$ ]/ ~2 f4 A6 B
  “我会给你买许多你喜欢的礼物的。”1 v/ x( h# ?5 F1 _1 t8 }
  花娟温柔的说。
) k, D7 `* R/ Y, l1 z" b7 m1 y  G) K  “我有都是好东西,这些东西我不缺。”2 z* H( r" k' J" p9 c
  彭川卫说,“你还破费,我还不喜欢,我\啥样的名烟名酒都有,你千万别给我买这些。买了也是破费。”3 l* I1 W/ B  E( @# n
  “那你要啥?”+ i% E! X' w7 r" _3 V: I8 C
  花娟有些疑惑的问。“你还需要我报答你,但是给你买东西,你还不要,那么我咋样的报答你?”0 T" {! R' r# s- M# |+ x) B
  彭川卫只笑不答,看着花娟就有些意味了,眼神也渐渐明亮了起来。“花娟,其实你有最好的东西,可是你一在我面前就把它珍藏起来。这使我非常的痛苦。”
( e' K2 x! }- e. ^8 N0 v  a, t  “是吗?我咋不知道?”3 M% P% R( b5 }" f/ k9 l
  其实花娟已经明白了彭川卫想要什么?但她装做一脸的无辜。“董事长,你被这样深沉好吗?”
0 S# _) m! f! v( b5 y  彭川卫重新认真的审视着花娟,只见花娟红色的短裙非常性感的飘在她的身上,裙子是那种无领无袖的那种,花娟的肌肤本来就细腻雪白,再加上这红色的裙子点缀更加迷人风骚了,一张潮红的脸像一朵盛开的花,光彩照人,妩媚灿烂,迷人的雪白的乳沟和那白藕一样的臂膀,非常鲜艳的在彭川卫面前招摇过市,无拘无束,却勾的彭川卫身体有了反应。他喘息急促的说,“花娟。你太迷人了。如果拿你换我的江山我都认了。”* T4 d1 X" b& F
  “董事长,你对我的好我都记在心里,以后有机会我一定好好报答你。”' r8 d$ B* `. t" v3 _
  花娟说。“可是你不能这样,这样是对我的玷污。”
- d& f0 l! b7 ~+ K5 Z  “你是指那个?”/ ^( e; g' w, A& K' G
  彭川卫说,“那是必然的,因为性爱是人的最高的境界。有爱才有性,它们是相辅相成,是不可或缺的。”0 a4 B! I+ j4 g/ s" {6 @
  “我认为那是龌鹾的,肮脏的。”
! e5 ^( \" f5 u# F1 I  花娟说“我不喜欢。”
2 C, ]* H! m! K  |1 w# o  “你难道不想当这个董事长吗?”/ W( R/ a" ?- v4 u  L" [( z
  彭川卫提醒着花娟说,“我把我的股份转让给你,暂时不收你的资金,这种优惠上那去找啊,再说五年你才我,五年啊,你知道五年后钱有多毛吗?”
6 _* W1 {; Q" M. n/ J  X* z  “我知道。”
! K; g; b  I3 q0 a. n  花娟说,“那你到底想干啥?”2 F" B; c" [0 K8 |
  彭川卫又把手搭在了花娟的肩上,花娟肩膀上裸露着大面积的肌肤,裙子没有遮掩到的地方。彭川卫将他的大手正好搭在她的真空地带,他感受到花娟肌肤的细腻。彭川卫短视心花怒放了起来。. Y1 f) d( ^$ n# g; |$ Y' g$ F
  “花娟,我想要你最好的东西,不知道你肯不肯给我?”
$ |" E* U8 T# h; U; a5 g/ f  彭川卫的手在花娟身上不老实了起来。" A6 C3 R# J' |8 w: u, I# n8 T
  花娟的心里掠过一阵惊悚,她不知道如何应对这突发的事情,是这样随波逐流,还是拒绝彭川卫的猥亵,她知道不论选择那一种选择都是一种非常痛苦的抉择,因为一个是事业,一个的屈辱.

TOP

发新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