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话题
打印

美丽而忧伤的女子

美丽而忧伤的女子

北方的夏天,天气总是很直接,要么晴空暴晒,要么大雨倾盆,七八月份的& G: ]! `' }" e: Z* t. |
天气里,下了好几场暴雨,如果是雨过天晴的话,人的心情还是不错的,可是连0 C, F2 n+ G4 c5 V: N% p6 Y
续的阴雨就会让人心里总是感觉很压抑。
' q/ e) T% r$ f) P. W0 y6 }   上个星期接到的公司的通知,需要在这个周末去北京参加一个会议,大概三1 ^4 L3 r6 B# T# z7 G. O2 E/ F6 V& G
天左右的样子,本来是想借机游玩一下的,可是偏偏这两天连续的阴雨让我本来: Y3 [% [2 R" H9 p- |- b6 [
不错的心情阴沉沉的。可是动车组的车票已经订好了,即使心里万般不愿,可还
' t& c" H. V5 @$ E3 t 是要服从安排的。
3 p6 \/ r% g  j% q: T7 u   可也正是在这次郁闷心情下的出差,却让我有了一次十分刺激的经历,每每# x, L" r2 _4 U( Z6 \$ B4 I6 _/ p
回忆起来,就感觉刚刚发生一样,那么下面就开始这次北京之旅吧。
& {* @8 \4 n- \6 l: \% W   周五的下午,我收拾好随身物品,因为时间比较短,所以也没有带太多的东0 T- z! K& {8 T: [- K7 @7 x# a0 ?
西,简简单单的背了个包,就直奔火车站了,坐上了往北京的D23 次列车,从我' F; l; m& ?! o# c: m
这里到北京车站也就五六个小时的车程,下午出发,晚上六七点钟就到,因为节
$ p* P; k/ a( r4 n6 | 省时间,所以只要不是很远的旅程,我很喜欢这样坐车,因为不需要在火车上吃
1 Q( l7 l% `2 E2 ]: H4 j$ G 饭或者过夜,睡一会,或者和人聊聊天,很容易就把时间打发掉了。/ d6 b; n0 w; p& T, [9 }* m6 Z
  从我这里到北京铁路走的先是大大的平原,然后都是山路,列车开始速度是: A! Z' r7 b. \+ j
很快的,但是一到有山的地方之后,速度就不得不放慢下来,走走停停。也许心5 b! C. |/ Q. d+ r
情不好,坐在座位上总是翻来覆去睡不着,仿佛哪个姿势都不舒服一样。每次坐
6 S0 L1 J9 `6 L, O7 ]) `' M 火车我都没有煎熬的感觉,可这次不知为什么,总是很烦躁。好不容易路程走了) X5 e8 T* g2 e' w: M7 L. k
快一半了,上车的人很多,就连平时的过道中都开始站人了,而且总是有人走来
5 ]8 ?, g8 b/ K' E% J 走去,声音也多了起来,车厢里顿时闹哄哄的。嘈杂了一会儿,最后终于慢慢的
3 Q7 e% M3 _6 e* ~) Z 没有那么吵了。  A* j/ J4 L7 g' v, J+ l& F
  列车在停靠了五分钟之后开动了,车里这时静了下来。但刚才的噪音和本身
- h  ^3 ?8 c9 O- M  O8 l 烦躁的心情让我更加难于入睡,我坐的是靠着过道的一侧,正想拿起座位上的乱
+ B' d  K$ p6 n 七八糟的广告杂志打发一下时间,一抬头看见靠近我旁边站了一个女孩,也许是
' ?5 ?8 e, J* V5 ^$ Y" K1 s% M 最近车站上车的,她没有买到坐票。女孩的脸上写着淡淡的忧郁,偷偷的大量了
9 @% y+ Q8 G! V% K, p$ F 她几眼,她穿的是一件合身的白色连衣裙,车厢里的灯光洒在女孩的身上,勾勒- R5 Y: m$ {; I: }
出女孩完美的曲线,简直有点象传说中的美丽女神,很纯洁,很可爱的感觉。
$ t* K# U& z! O   一时间看得让我有些失神,我偷偷的拿出手机,想把这美妙的一切拍下来,1 _1 ~) V0 F! P8 Q
可是因为是阴天,光线实在不太好,而且车厢里的灯光不是很均匀,我又不希望
5 }4 U5 {; X) {  `3 r 照片照的太模糊了,不开闪光灯的话,肯定是拍不出理想中的效果的,如果开了
: z) d  x9 `: O& x7 x7 L 闪光灯的话,我又怕惊动这女孩,毕竟我对她没什么了解,仅仅从外表,还是很
' f. [/ a8 @9 }5 Q, w, x$ R 难判断她到底是怎样的一个人,万一她生气了,发起飙来,会让我很尴尬的,毕
$ d8 H. `" W: R1 A1 a$ J3 V% t: [ 竟车上那么多人呢,如果让她做出点什么,我实在不知道接下来的时间怎么过,* J' @' e9 d, z/ c  p  D
只好有意无意的地看着她。6 M6 T" q# c0 z
  女孩发现了我在看她,回过头来冲我有点勉强地笑了笑。
  M% o( B8 O/ D3 I0 O   这时,我才发觉自己的失态,不好意思起来。主动和女孩打起了招呼:你8 q% @. [9 K6 E: M; Y% h
是刚才上车的么?怎么没买到坐票啊  a, [# I! G/ d1 E- _& ~& H
  女孩说:才上车,因为今天不知为什么,去北京的人特别多,以前都有很
6 v* ^( l6 J0 ^# s2 s7 r, @; T( R 多空的座位的,可今天连一个都没有,反正到北京也就两个多小时。 女孩说一7 R6 ~- J: R$ ^7 F* H* |6 C8 z+ w
口标准的普通话,应该也是北方人。% g4 {1 b  O- ~( k/ U
  我问: 你也去北京吗?0 A" z1 O; o0 Y' v
  女孩说:不是,我是到北京之后再倒车,然后去成都。
- }6 C1 }! E; s7 r   我们两个人就这样开始一句一句的闲聊起来,我也在不知不觉中,心情没有! g; O) b" f& C* m
那么烦躁了,看来美女对男人还是很有效果的嘛。! o9 u& o4 Z* |% A, j9 _* l/ ~5 P
  坐车时睡不着觉的时候,火车上的时间是那么难于打发,也正是如此寂寞无
( C4 `7 C6 b+ L- y8 x 聊的旅途,才会让素不相识的人能快速拉近距离,尤其是一对谈得来的男女。1 Y) t' I; n  C
  在接下来的闲聊中我知道了女孩在北方读大学时认识了一个比她小两岁的小
$ U" X# @% \1 O. D! j% v 师弟,然后两个人在慢慢的交往中性格很合得来,开始恋爱了,小师弟是南方人,8 `1 p7 |# n) i' c
长得很是有一股内秀,而且还是挺帅的。师弟男友大学毕业之后,女孩没有听家
8 h4 y6 O, m" ^- x$ t+ } 里人的意见,毅然放弃了北京的好工作,为了男友追随自己心爱的人去了成都,4 m6 x- e5 y6 c
找了一份普通工作。男友从事的职业是建筑设计,常年的需要全国各地地出差。5 w- n; y8 |- q( U0 R8 V0 F
  头两个月,男友又一次到北方的某个城市出差,以前男友出差的地点是经常
( n1 ^! {2 p) l8 w 变换的,可这个地方他已经去过那里五六次了,女孩这次去了那个城市。这是女
1 N0 e) e  @( k* G" d% k 孩第二次去那里看望她男友的,上次去的时候还是一年前的样子,而且那时他们
% t. ?8 h7 h" T+ e  u! K/ w, g2 R 分开的时间还没有像现在这么频繁。这次她趁着仅有的一个休息日,带着为男友7 A+ |& k$ \8 g; v3 r
新买的衣物和他爱吃的东西,来到了这个让她心碎的城市,为了给男友一个惊喜,
* V: ?6 `$ F6 v 女孩一直没有告诉男友她去探望男友的消息。直到她到了男友的住所才发现男友9 N- V) m$ `3 {" c3 ^/ @& r* |+ ?, W
已经和当地一个富家女子出双入对了。男孩给女孩的解释就是:我们在一起会很
) H  ]9 J, L  X1 y 累的。男友说他不想一直过这种为了生活四处奔波的生活。女孩什么话都没有说,& ]7 F1 ?1 S, @. C: a4 C
默默地流着眼泪,收拾好自己的东西,伤心地离开那里,今天是星期日,女孩明/ z( @1 \4 Z# [8 r# M+ I( U
天要赶回成都去上班,用女孩的话来说,就是她什么都没有了,再不能丢了那份7 K) `7 m3 s: ~/ Y6 |$ S
工作。
( }/ B: g  G4 L2 c: s7 H. ?   我看了看时间,已经是下午4 点多了,可窗外的天空越来越暗了,一道闪电
8 T; d' C# d. _# T7 Z& \2 ~  ?8 m 划过夜空。透过车窗照亮了女孩美丽而忧伤的脸,不一会外面就下起了暴雨,风
* M; I" K# h) o! V, ?6 C 夹着豆大的雨点,重重地敲打着车窗,发出有点沉闷的噼啪声。车厢里依然
# s; i: {' B' G. }0 q0 g 开着空调,我感觉身上有点冷。我看了看女孩,她把两手抱在胸前,显然已经冷
- u% z5 [" d7 X5 N7 ~  W" A6 s 得有点发抖。8 b6 ?$ g# I: `" z: {
  我说:你带衣服了吗?加一件衣服吧。 女孩说带了,说着要我帮她从行0 P1 q9 D4 d% K  p1 O0 I
李架上搬下一个重重的行李箱,从里面找了一件外套穿上,这时车上的人已经没
- r- @9 g5 I, D( `5 q5 c 有那么多了,随着列车的停靠,刚刚在一个大站下车了大概有五分之一的人,原- _6 M' B1 n, a4 D
来也没有那么多人去北京嘛。这时我对面的座位已经空了下来,正好趁这个机会,& w: |2 M+ v# r: ]% y
女孩在我对面坐了下来。我说你带的东西好多的。女孩说这次把属于自己的东西  A! P  b* `. @
都带回来,再也不会回去了。8 y9 B! n* Q4 r7 r
  很快大雨就停了下来,天空也没有刚才那么昏暗了,西方竟然若隐若现露出- }' M  m; `7 @# E& Z" j& n
了深红色的太阳。这时列车上的广播已经开始通知旅客收拾自己随身的物品了,' y3 B; r+ D, P# y  Y
因为北京车站马上就要到了。我身边有这么一个女孩陪我说话,倒是一点也不着4 W0 M9 ]$ O  w; U: s
急。通红的夕阳忽悠忽悠地照着被雨水冲刷过的一尘不染的大地,透过树梢,穿0 e" o1 }8 H; n( K/ c# S
过车窗照在女孩柔软的黑发上,女孩的头发又多又长,象瀑布倾泻而下,滑过双1 i' k7 {0 f7 Q+ P+ Z) l2 q
肩停落在女孩一起一伏的胸脯上,我这时偷偷的打量着她的身材,真的是太诱人5 x  j9 v9 |: O' ?* D; G+ J9 k! j9 B
了,因为她穿着白色的连衣裙,所以显得胸部很是饱满,大概有35D 的样子,在
8 P5 o% L+ f% c$ |! G, w 她偶尔低身的时候我还能看见一道不深不浅的白皙的乳沟,一双漂亮的美腿,上
" M0 ]! |) `/ o9 z$ g5 `4 u- ?) l6 u 面穿着乳白色的裤袜,浑身上下散发出一股淡淡的女人体香,不知不觉间,我又
3 r& @" q  }3 }7 n2 @0 C) m+ o  W 一次失神了,女孩发现我时常瞄向她身体上的眼神,脸上悄悄地染上了一抹红晕,
2 L' x' q: v4 X& A3 H9 T5 R, F' T6 C7 J 而我的心在有力的血液循环下更是拼命地跳着,我必须承认,当时我也了反应。3 U  z4 z: {8 F/ e# |3 T
  时间在这种时候好象过得特别快,我看了看表,时间已经快到六点了,这时,* C7 z! k0 c7 @( G" _
火车终于渐渐的开始减速了,广播里也通知大家,终点站北京站到了,我自己的
( |$ i9 U9 {$ L) N; J 随身物品很少,于是就帮助她提着她的行李箱,我们一起就下了火车。8 w4 E# L, p/ E. o. C9 t
  当我们走出车站的时候,太阳已经落了下去,我已经不是第一次来北京这个: _! K' n2 N6 n1 E4 S; s# Y
城市了,街面上还留着一片片的积水,车站和以前一样,到处都是来来往往的行4 P3 a$ k6 H  o( A) w
人,我陪着女孩售票到窗口一问,因为当时是暑假期间,当天晚上和第二天开往+ o* j( b! j2 O8 l% X" U6 s" R
成都的车票都已经售完了,最早的也是后天早上八点的。女孩一听急得不知道如# @% f6 Y6 V0 S  M3 i
何是好,我对女孩说你先别着急,你可以到重庆后再坐四小时的汽车到成都,可- S5 l+ H* B, j4 W, u
一问,重庆的火车票也没有当晚的。女孩这时几乎要着急的快要哭起来。
. \5 c5 {( J8 y   我安慰着女孩,劝她不要着急,顶多就是晚一天回去,不要紧的,我告诉她
. Z3 u: g, H$ j0 c0 f/ h 我在北京有很多朋友,可以托他们帮忙买一下明天的车票,以他们在北京的能力,& _3 s$ W) E+ W3 ~4 Y
应该没有问题的,不如今晚就在北京留宿一夜,明天再走。女孩想了一下,觉得- p3 o4 ]/ N. \" \) D
也只能按我说的办了。
8 G. }2 i7 B' r+ @" |# _! i# S5 O   我已经在酒店订好了房间,并马上给我在北京搞物流的朋友打电话,要他想
' S& o. t# S8 _5 w6 ? 办法弄一张第二天去成都的车票,弄到后马上通知我。然后对女孩说,你先到我
% i3 I+ E* O* ?( ?# i4 w; K 那里休息一下等待消息吧,要不待在这里也不是办法。女孩很自然地和我上了出
. s2 o: R+ t) o3 ~ 租车来到酒店。
! s0 d5 a) u) c1 o3 _- B) _1 `   那是位于东顺城路的一家四星级酒店,豪华而舒适。那酒店我住过,说实话,# B3 S3 I7 l# `0 }
平时我很少住这么好的酒店,订房的时候我也没有想到过要和眼前这位让我心动
& ?0 Z, |$ ?  t0 k* s1 q- z& x8 ^ 的女孩发生什么,因为我也是一个已有家室的男人,我还不至于那么卑鄙。我只; ?7 H% k! D, t8 }
是很喜欢这个痴情而美丽的女孩,她眼睛里流露出的忧郁和无助让我觉得自己有
) B. H# v; \2 V1 G* U4 k, |1 z 责任去照顾和帮助这么好的女孩。当听到她无法马上离开北京的时候,我很高兴,
( A3 F1 t) J, {6 O- |( X5 ~ 我只不过是想有一个较好的环境和她一起聊聊天。但接下来的事情,我也不知道. S, s+ a- d& u0 z0 F( h" K. o  Y
会这样发生。
$ @  f( q& W- v0 w0 q- b, K. H   到了酒店,我们都先后洗了澡,温暖的热水洗去了我们旅途的疲倦,她越发! O+ |+ R  @( n2 `2 f
显得楚楚动人。我望着她,她洗了头,头发上还挂着水珠,偶尔有水珠滴下来,
0 ~: e3 V  M. Z8 C+ M6 P 顺着她光滑而细长的脖子慢慢流下,白色的连衣裙领口开得很低,我能看见水珠
5 h+ d5 s, {- \! B! W 流进她神秘的胸口,流进那让我不敢再往下看的地方……女孩的肌肤很白皙,尤
: b4 Q8 f# S2 ~- _( B% B" h6 G  a 其是洗过澡之后,确实有一种出水芙蓉的感觉,而且因为热气的原因,她浑身的
" m: w) j6 p- \+ P1 W4 M 肌肤透着一片片的粉红,看的我很是动心,作为一个男人,在这种情况下,很难4 Z& X: ^8 f( s$ S% a" r( r
不去想些什么。# _& z; s# I. \% o0 X0 U  O
  她说,大哥这次真是麻烦你了。我说不麻烦,是你帮了我,本来我心情不好,; S- F* x# K4 _
遇见你以后心情好了很多,我说我很喜欢你,可是我结婚了,如果不是这样,我: n! S' n4 M3 G. d0 H6 M
一定会爱上你,真的。她说,为什么要这么快这么主动告诉我你结婚了。我说因
" e& {% G& N3 s0 d( a4 X 为你是一个好女孩,我这样喜欢你,不能骗你。% C- p/ s. Z7 o  O$ Z% C
  她定神地望了望我,我看见,她眼里,含着泪花。
, L/ h  R& C% h3 U   我说你休息一下吧,你放心,我在这边,你在那边。0 a5 Y" K! |9 D  p! z* Y
  她答应着我,就动手揭开了床罩,然后弯着腰整理床上的床单。屋子里很亮,! d3 I% q* T- |
灯光照射着整个房间,照着她忙碌的身影,在她弯腰的瞬间,从她低低的领口望( D+ {4 i) C' J7 H6 ^: g% d
进去,我看见了她丰满的乳房,她里面连个围胸都没有穿,一时间我感觉浑身的# e' z1 V( _; I& N9 ^' j+ h
血液都在沸腾,心砰砰的跳着,下面在一瞬间就抬起了高昂的头,我感觉得到,9 L9 K2 |. H8 L7 t7 ?
我的脸色肯定已经涨红了,我一不小心碰翻了桌上的被子,玻璃杯 砰 一声掉
: Q. G  H) l' |6 Y 到了地上。. D9 b, b, F( y& n4 Y
  她抬头看了看我,我想她肯定是发现了我慌乱的眼神,此时她显得有点调皮,
& e9 y3 F* N/ g 把脸上的长发往后甩了甩,大胆地看着我说:我迷人吗?+ n. g! h0 L* }4 M2 w! i" y8 x6 b
  我怔怔地坐在哪里,不知道怎么说才好,感觉脸上火辣辣的。  x' n3 P' p6 i. q$ y
  过了一会儿,我嗫嗫着说: 你真的好漂亮,我从没有看见过象你这么美的
& X2 g* F: R, e. G9 B8 Y( q+ O 身材。. D3 N" c9 Y/ l
  想看吗?我可以给你看的。! r/ \5 Y2 C- [6 ~
  我心中大喜,但是已经兴奋的说不出话来,只是用力的点了点头。$ E' q# K% z5 L0 {/ @8 u3 B
  她说着站直了身子,飘飘的长发半遮着她白净的脸。我看见她把手伸到了后) d2 q" i; L: q: F
背,屋子里很静,我能听见她拉开连衣裙背后拉链的声音,然后她把洁白的连衣/ T/ p/ V3 x; L" [% P7 n
裙从手臂上褪下,不一会整条裙子从她身上滑了下来,她没有戴文胸,展现在我  z  I# O8 C: W% Q
眼前的是一个美妙动人的胴体,我能感觉到心跳在加速,我跳下床,跑去飞快地
' E3 E# S2 ~2 Q6 R4 k3 E 锁上门,然后又跑回来,猴急地跃上床,她红红的脸蛋性感极了,她娇羞地抱着
% q6 Y' ^: R) T4 e 被子,战战兢兢地看着我。
0 g  f1 T& i" \4 D( G   我一把搂住她,温柔地说: 你真的很迷人,你愿意和我……和我……
/ I' C2 @  p( R7 Y* N' p  她捂着绯红的脸蛋,以一种难以察觉的动作轻轻点了点头。
4 d. K" M2 ~: m* {8 d* j1 ?  M   我心中充满了柔情,温柔地凑上去,在她的颊上轻轻一吻,拉开她的手,她; i7 t9 e8 x- o% b( ]( |. D
的目光迷离,饱含着绵绵的情意。我的手指轻轻地抹过她的红唇,脸颊,轻轻握
8 `, i  e+ }* X/ {' p% F) S( g  ` 住了她美丽的乳房。
4 k, A4 i. _) m$ j' o6 }. G- s   她嗯了一声,身子敏感地一颤,腰肢有些绷紧。  T+ k+ z/ A) b2 Q2 ?) J
  我翻个身,将软绵绵、香馥馥的柔躯压在自己身下,端详着她,低声地笑。: Z9 S5 M& N% F1 t
  她羞意略掩,好奇地问我: 你笑什么?
) \9 n  D4 s" I! U, q   我笑,是因为我正拥抱着让我心动的女人,我笑,你这个可怜的小白兔,, Z: Y2 O0 G% d- N* n8 ~6 X
要被大灰狼吃掉了。: u0 i' |" R4 N4 `8 a9 L% ?+ h/ d
  女孩的脸蛋红馥馥的,她咬了咬嘴唇,那种妩媚的表情,十足一种小媳妇的& _* N$ ~7 f; P) d+ {7 S2 V
风情。
2 \% e+ W4 h- e2 K* d   啊!女孩浑身躁热,被我大胆的撩拨刺激得满脸发热,她闭着眼,伸出
) p  J) k# C: l 小拳头捶我的胸口,娇嗔地叫:谢谢你。
1 d, @) G" {- ^0 n2 {   我不断地亲吻她的俏脸、红唇,脖子,她情思模糊之际,开始轻抚揉捏她如
4 e! i( l1 W6 g8 [' N9 X- ~ 同白缎子似的酥胸。迎着她情欲渐起的绵绵目光,一只手突然伸进了她的两腿之
2 S) j0 h! Z. q0 ^6 M 间。
4 ]* h9 H, P4 j4 _2 Q  I# N   我耐心地吻她,手指碰到柔软的阴毛,感觉她的阴毛并不多,小穴的缝隙是+ c, e& Z/ [$ c$ ]3 Y! b8 }
紧闭的,我的食指插进去,沿着缝隙向下探到阴道口,她的阴道嫩嫩的,滑滑的,) F  Y% L& a& A; Q% @. X0 W
已经分泌了许多粘滑的液体,我的手指沾满她流出的东西,然后上移到阴道口的
  n+ D0 B  c/ S" ` 小豆豆上轻轻按揉着,她发出一声含糊的呻吟,臀部轻轻蠕动起来。. H1 e+ S* U6 V. U" |5 [2 n
  她的脸上有点红晕,眼睛湿润起来,所以看起来水汪汪的,朦朦胧胧,非常
, R' B) }/ H8 {2 c 诱人。不知道是因为动了情还是那是她的泪水。美玉似的乳房曲线非常柔美,虽$ d0 J# q* x' ?4 _$ o
然不是很大,但是我的手几乎可以一手掌握,整个坚挺的乳房握在手里,那种感
6 ^/ W$ D; o/ T/ M! Z/ b 觉是非常美妙的享受。
4 Q; {" M4 H* d, c9 b6 S/ f; K   两颗粉红色的乳头,在曲线的最高峰晃动着,像两颗嫩红的樱桃。我的嘴含
- C1 F1 {+ i% p8 Z' ]/ p3 ~# n 住一只,吮吸住整个乳晕,向嘴里吸,女孩的娇躯被我吸得一阵颤抖,小蛮腰向
; r8 r7 w8 T! J8 m1 o9 v7 ]) h 上挺了起来。
3 \# y( S$ b5 |5 C   粉嫩的肌肤滑腻腻地蹭着我的脸颊,真是太诱人了。女孩双眼微合,朱唇微
: i4 v$ P+ Z! o( L8 }! i 启,已经陶醉在我的爱抚中,所以当我脱光了衣服,拉过她的小手摸索我的阴茎5 b" u! O6 l0 r
时,她似乎才清醒了过来。
3 m/ x6 M& t% |5 x   她的小手猛的缩了一下,仿佛受惊了一样,之后,慢慢的又像接受了一样,
# Q, s$ x& V( u5 {' H 但她还是没有把手伸到我胯下来。随即发觉太不好意思,把头埋在了我的怀里,; h( g. R- u0 z0 ~" ]% G- q3 z* Q
低声的说:爱爱我
/ v$ U) Q9 Z6 m& d; K   她闭上双眼,不再看我。我用脚尖轻轻分开她的腿,对准她那迷人的洞口轻
" x8 v0 |9 M) I  H/ A7 f2 B 轻一顶,她忍不住啊了一声,紧紧地抱住了我,其实我的阴茎只是顶在了她8 d  r; P- h3 A, ^
的洞口,并没有插进去,女孩只是过于紧张了。! C9 \( |$ m: d1 o4 @; Y+ R7 M3 k
  当我的龟头碰触到那软软的、热烘烘的嫩肉时,一种触电的感觉从我的阴茎5 a) E! V2 w) |! g) s! O
传送到我的大脑,我兴奋极了,当我的阴茎慢慢地往前没入,一种极舒适的温度! `+ M! w& h5 f9 p: g1 `
正柔嫩地环抱着我,那紧密的、滑腻火热的触感令我酥麻得几乎要融化掉。
) N- ~! W% d- b5 J$ {   我一寸寸地插入,她紧张地抱着我的背,一个劲地低叫: 轻点,啊,轻一
7 E% K# U6 t2 u+ d7 Q! g# @, O 些,慢点,嗯……嗯……
* A' D1 a  M1 `. Q3 F# I  我用力一顶,她啊地一声叫,屁股向上抬了一下,刚刚舒了口气的她又紧着
2 Z) F+ B2 a& g( a 叫:轻点,轻点,随即觉察了我的恶做剧,嗔怒地打了我一下,羞笑道:坏蛋,
: k: L% D+ p9 O$ ]3 O; D) n: R+ k. | 捉弄人。
  g0 R% v, A1 U# {7 }   柔嫩肉缝里的快感越来越高,女孩的小穴,水越来越多,我轻轻地支起身子,/ x$ d, I4 v$ s, p% f$ Q3 S0 I* B% i5 e% x
抽动起来,开始她还紧张地拉着我的胳膊,喊我慢一些,一会儿,她就松开手,2 a5 q/ {+ ]: v
媚眼迷离地呻吟起来,她开始扭动著自己的身子,嘴巴也张开了,口里面轻轻的# r: j: N2 a/ J$ v: G
发出压抑的 嗯,嗯,嗯 的呻吟声。) ?3 }& `4 J' \% ~
  又做了十几分钟,这时她的呼吸已经越来越急促,俏脸涨得通红,娥眉轻蹙,7 \$ h6 M6 B6 u4 I: Q+ u& h: j
美目微合,嘴里呻吟着,显然已经进入了状态。她轻声地呻吟: 啊……啊……
& H# T# \5 |: n7 Y  D ……噢……
! d  [; F( d+ A* D  她的那种又羞又涩的呻吟声,令我的精神持续亢奋,我也一次比一次卖力。
( Z; P6 Q* t+ ]( ~3 b   终于,我也忍受不了了,用下面顶住她的阴户一阵猛烈的抽送……,然后一; i4 o# t' A( h- j& ^8 d9 d4 H) [
声闷哼,我猛地往前一扑,一把抱住了她的纤腰,把她的臀部紧紧地顶在我的胯, b* q' ^) T9 Z! y
间,让精液尽情的喷射到她的小穴里,滚烫的精液在她的体内融合、奔跑。
' _0 u, U3 t1 e- E1 j1 u   感受到我阴茎在她体内的一阵阵律动,她的娇躯忍不住随着我阴茎的每一下, A( T3 }* B6 F; u
跳动而颤抖,嘴里用家乡话说了句什么,我没有听懂,只是觉得叽哩咕噜,又轻
, L8 }) ?+ N8 l: c 又脆,语速很快,非常好听。
4 k" j( L0 W; E* j   我住床上一倒,搂着她的腰躺在她身后,心满意足的贴在了她柔若无骨的身9 O6 o4 o% Z; E
体上,让她的屁股顶着我的小腹,手放在她的乳房上,她的乳房此时汗腻腻的,& E& K% N; C9 B" U
心跳的很厉害。
; V# Q; u2 ?/ k6 ?( L9 l/ l  \   过了会儿,她拍开我的手,娇嗔地回头白了我一眼,到洗手间去洗浴,我懒
: A7 f, P! H5 V 洋洋地翻身躺在床上,又是舒服,又是疲乏。& S: x7 h8 M6 G2 r- @8 r
  外面又淅淅呖呖地下起了雨,我抱着她,她温顺地依偎在我的怀里,什么也# ?( L( M2 a" I- Q
没有说,什么也不需要说,只希望此刻时间能够停留,让我们就这样永远抱着。
9 @% M& @/ d- d1 t   外面天色有点灰暗,雨声很大,我们却感觉到大家都有点伤感。8 i/ b' J- T/ f1 r0 l
  在我的怀里,女孩默默地流下了眼泪,我搂着她,一下一下的抚摸着她的头
9 @; d! K6 ?5 J: { 发,真的不知该对她说些什么,后来,她哭着哭着就睡着了,我也在一阵疲惫之
8 f. v" U2 V; q' } 后,进入了梦乡。
5 }) Z& F, U6 a+ E1 j   第二天上午,我因为要参加那个会议,所以早上就出门了,我走的时候,她
' L, g: M. Z* _ 还静静地躺在床上,不知道是没有醒还是故意装着睡觉,我轻轻关上门就出去了。
3 U. ]' D7 v6 G& U# P; S   中午的时候,就接到她的电话,说她去了火车站,遇见了一个退票的,她已' ?  R5 X! c/ q7 A  @7 s- i
经买好了票,回到酒店拿行李要走了。我说你明天再走可以吗?她说假期满了,9 Q, N: ~' G! ^1 R2 Y5 q3 d+ U
她请不到假,要赶回去上班。
; @* r* L( w6 ^   那天等我回到酒店,夜幕已经降临,房间里整理得整整齐齐,却空空荡荡惟7 S9 ~6 z  e' D/ {) p) c; \! X
独见不到她,我感觉心里也空荡荡的。本来想送送她上车,或者给她买张车票,
! k, r$ ?) Y/ h" X 可她走得如此匆忙,甚至我到现在还不知道她叫什么名字。让我心里很不是滋味。
; s, D. Z' O* T- U; ]; o   心想到了成都我一定去看看她,翻翻手机来电想把她的电话存储,粗心的我" l/ a6 h$ y. e- k; ?- C5 \2 w$ p
这才发现她是用酒店的电话打给我的。
2 }! r, U9 F) W, j   或许她压根就不想我找到她。
6 C4 C# {7 h0 @" T1 W   是的,我本来就不应该再去找她,我们仅仅需要的,就是留住那美好的回忆!

TOP

发新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