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话题
打印

月之初出墙

月之初出墙

肖风小心的把车从车位上倒出来,社区里的道路并不宽,他没把车停在车位上就只能开走,不然随时都会造成交通阻塞,出入社区的车太多了。
8 U2 d* W0 p$ p2 B" u. B2 d8 W0 z  o0 Y7 ?9 \$ Z' X" ?9 g* x4 t
  虽然肖风也算是有车、有房的白领,夫妻两个一年除了供房也能攒下七、八万,所以爱车的肖风说服了妻子,买下了现在这辆售价十三万的别克小车,当然他们每个月又多了三千元的支出。& P7 y1 y, R2 r  ~" X2 q! h

( z- q9 N! \' L  新车到手才一个月的肖风十分谨慎的爱护着爱车,生怕被人碰挂了。社区外面是条主干道,这里是禁止停车路段,很多车主都是直接开走,肖风倒是没注意这些,平时也没见有交警来查嘛!所以他把车停到路边,等着娇妻许月从家里出来。许月和其他女性一样,每次出门总要慢半拍,肖风只能停在外面等待。
% D  Y* T# Y) V" G6 M! b7 ~; H
- b% c0 j8 e/ ]& e% z/ L; i1 ?  在车里听音乐的肖风没注意后视镜,一辆巡逻的警车从后面开过来,停到了肖风的车前面。从驾驶位上下来一个交警,走到肖风车前看了看,拿出一个小本子写了起来。
1 {. J7 _! a6 {  v& C; W4 e5 i9 w3 @% F
  肖风这才发现车前站了个交警,年龄大概五十左右,肖风不懂警衔,不过看那人肩膀上那两杠两花的东西还是能明白人家绝对不是小虾米,至少也是个有来头的人。他连忙下车,拿出香烟迎上去:「警官您好!」警官看了看他:「把驾驶证行驶证拿出来看看,你不认识禁停标志?」肖风傻了,他不是不认识禁停标志,只是一直以来没看到交警查过,所以有些大意,没想到今天撞到了。5 [4 M6 D+ E7 r7 e' f  F
- |- t( M: K0 P; q/ o) m/ j
  交警一看他这样子就明白了,又是个明知故犯的自以为有几个钱的家伙,他直接开出一张罚款单,递给肖风:「违章停车,罚款两百。」他转身就走,肖风连忙拉着他的衣服:「警官同志,等等。」没想到用力大了点,把警官拉得歪了一下,撞到他身上。1 c8 x3 {' k* }: E8 M
1 c" ?1 Z6 @# v% V' J
  警官发火了:「干什么?你想干什么?」他的声音大了很多,显示他正在愤怒中。操!今年流年不利,被对头找了个茬子从刑警大队长的位置上赶来搞交警的警风监督,他已经很郁闷了,现在什么人都来蹬鼻子蹭脸了是吧!当老子的二级警督是吃蒜的?他伸出手:「驾驶证拿过来!」肖风见势不妙,当然不肯拿证件出来,连忙求饶。这时社区里走出来一个少妇,一身清新的打扮,她看到了这边的争执,急忙走过来问道:「怎么回事?老公。」肖风连忙把情况说了一下,许月气得想打他几下:「罚款就算了嘛!两百块值几个钱?大不了少下次馆子,值得得罪人家警察?」许月连忙去和警官求起情来:「大哥,你看我家那个不知好歹,您就饶他一回行不?妹子我让他给您跪下行不?」警官很严肃的看着她:「姑娘,不是我要为难他,你看他这什么样?开个两百的罚款单就拉拉扯扯,要是扣几分还不动手打人?什么态度嘛!根本就没认识到他的错误,我看让他重新回去学习学习交通规则好了。」许月连忙赔着笑:「大哥,他就一傻子,性子冲了点。您大人有大量,饶了他这回,好不好嘛?」也许是许月的求饶起了作用,警官的脸色好了很多,倒也没计较了。* k" ~- o9 K6 G4 b

' ~6 ]$ k, t) x  许月长得很不错,五官端正,很标致很秀气的那种,这也让警官对她的印象好很多,於是便和她说起罚款的原因来。许月明白这次罚款还是自己惹出来的,要不是自己折腾就不会有这事了,她红着脸和警官说了原因,很诚垦的认错。6 z$ U7 B- U' m. X9 l" K8 ?

5 ?' n7 C: B" n2 c* c( F0 F  这让警官更加和善起来,批评了他们夫妻之后,乾脆连那两百的罚款单也撕了:「姑娘,我就托大叫你一声丫头,既然有规则就要去遵守,对你们只有好处没坏处。你们年轻,不要学那些没脑子的家伙,出一次事你们一辈子就完了。我看你能虚心接受批评,所以这次就算了,不要有下次,知道吗?」许月乖巧的点头,拉着警官的手说:「大哥,我们知道了,谢谢你!您知道我们刚工作,又供房又养车,一块钱瓣成两块钱用,所以我老公才那么急。真的谢谢你!」警官看着许月摇了摇头:「好了,你们走吧,别堵在这里了。」许月笑了起来,她笑的样子很纯很美,这让心情很郁闷的警官也轻松了些。
1 {  T$ r2 G- W8 _8 _3 P1 N  P. B: F( Z, m
  许月看到警官的心情好了许多,连忙说:「大哥,我还不知道您贵姓呢!您不介意告诉我们吧?」警官看着娇笑嫣然的许月,迟疑了一下,拿出一张名片给许月:「我叫于向阳。走吧!」他回去把车开走了。许月也回到车里,把名片放到钱包里面,肖风看着她:「老婆你真厉害,这下省了两百呢!」「你呀,下次长点眼睛,人家好歹是高级警督呢,正处级,你个笨蛋和人家争什么?快开车,以后别再犯同样的错误了。0 z0 L) e& I5 X
) e; M4 `2 G" N% G8 z
  过阵子再请他出来吃顿饭呢!这样的大人物怎么能放过?要是和他拉好关系,以后也有求人的地方。」肖风乾乾的笑起来,他就是个搞技术的,交结人的事可不是他的专长,相反许月很擅长和人打交道,肖风对她的决定没有任何意见。
7 |" t0 I* J9 ?, t3 J. `
2 q0 x2 u$ R& e  o( }2 c, Q) K# ~/ z  到了公司后,许月就找了个机会于向阳打电话道谢,在她的温香软语之下,于向阳认了这个年龄小二十岁的乾妹妹。许月也把于向阳哄得舒舒坦坦的,言语里也对这个妹妹多了几分宠溺,但是还是告诫她一定要遵守交规。
% f! G9 r' k) b
7 g" c' w9 F+ K9 G  c8 }. z  一晃三个月过去了,这天肖风和许月从朋友的结婚喜宴上回来,两人都喝了酒,驾车回家的时候被查酒后驾车的交警拦住了,两人怎么求情都没用,人家直接告诉他们:「酒后驾车扣六分,罚款五百,扣驾照三个月。」许月这下傻了,收了肖风的驾照她也不能开车,不然她的也要被收了,她只好拿起电话,这两个月来她的大哥于向阳每次都要告诫他们遵守交规,现在犯了还不知道怎么说,但是又没了办法,只好拨通了电话:「大哥,我是许月,我们被抓到了酒后驾车,你能不能帮帮我?」电话那边叹了口气:「丫头啊,我怎么说你呢!看你这么乖巧,怎么就是不听话呢?」「大哥,我们今天是同学结婚,喝了点,又不放心停那边,就开回来了。」于向阳语气重了起来:「藉口!你呀你,要是我在你那里,先打你几巴掌再说,犯了错还只想着找藉口。你知不知道酒后驾车容易出事啊?出了事怎么办?: R# b# m  R9 L5 C5 D# p

$ P) _2 |* i+ {) B9 ]9 v' n8 P  你们就完了知道不?」「大哥我们知道错了。」许月硬咽起来:「下次大哥再打我巴掌吧!」「好啦,好啦,别哭了。丫头,你去找带队的警察,让他接电话。」许月连忙答应,拿着手机过去了。很快就找到了带队的交警,他接过手机没说几句就挂了,然后转过头来,把手机递回来:
9 T5 H  m- g" h$ a8 ~% K5 g1 c+ I3 b( L. j5 ?. p' _
  「原来是自家人,妹子你不早说是于大的妹妹,我们怎么还要劳动于大呢!」许月接过手机:「我不知道大哥和你关系这么好嘛!谢谢你了!」交警点了点头:, z+ s2 N0 c' ]$ z" _7 ~7 A, J- x
) r+ k6 x4 `& T/ j% ^
  「没事,于哥是我们大队的师傅呢,以后有事直接找我。」许月连忙道谢:「不敢了,要是大哥知道我又犯错,肯定会骂死我的。谢谢你!」交警也笑了,于大的冷面在警队里早就人人皆知了,估计他这妹妹也不敢犯什么错,便让手下把东西还给了许月,把他们放行了。等许月到了家,于向阳的电话就打过来了,一顿批评之后,许月只能作保证以后不再犯才收了场。小两口这才为今天逃过一劫庆幸起来。
$ }2 n- a( g/ @5 m" d) }* G% e, d8 p. F
  过了两天,许月和同事们一起到饭店吃饭,在等待上菜的时候她听到了于向阳的声音,就出来包厢寻找,果然,于向阳和一群警察坐在包厢里准备吃饭。
7 s) J, d, k+ L: h7 L, N/ w; ^  Q' R, E- H2 ^" \$ t% O# a2 N* p
  一个警察看到了在门口往里面看的许月:「你找谁吗?」警察们都回头看起来,于向阳也回过头来:「丫头?你也在这里吃饭?」许月娇滴滴的说:「大哥,我们同事一起在这里吃饭,听到大哥的声音就出来看看,真的是你呢!」于向阳笑了笑:「你吃了没有?」许月摇了摇头,这时边上的警察连忙腾了个位置出来:「来,没吃就一起吃嘛!于大,是不?」于向阳也点了点头:「丫头,就在这边吃。来,给你介绍一下,这是市局的小王、小赵、军子,这是交警大队的孙队;这是我乾妹妹,许月。」众人都点头表示认识,看起来于向阳的威望很高,这些人都很服他。
3 F$ F, h3 o7 U( V, t& N
. o. d; z, A4 s3 l( Q3 f  菜上来后,于向阳示意大家吃饭、喝酒,每个人都是一瓶白酒,许月也被放了一瓶啤酒,许月只好陪着他们喝起来。这些警察在一起都很兴奋,彼此拼起酒来,许月喝完了啤酒看于向阳还有大半白酒,连忙抢过瓶子:「大哥,你少喝点酒,要开车呢!」其他人不满起来:「不行啊,妹子,每个人的份量都不能少,除非你帮大哥喝。」许月一都嘴巴:「我喝就我喝!怕你呀?」自己倒上了一大杯,举起杯来:「各位哥哥,我敬你们一杯!」众人笑起来,纷纷举起杯。9 V, M+ ^1 o* I/ r
1 O/ k+ _4 P% k2 s
  于向阳拉住了许月:「丫头,别逞强,坐下。」许月抱着于向阳的手撒娇:「大哥,我能喝,你相信我吧!」于向阳被她缠的没办法,只好让她喝。许月娇笑着把一大杯白酒一口喝下,其他人都傻了眼,人家女人都一口扪,他们也没法子,只好一口喝下,然后苦笑起来。2 T9 ]5 ?! P3 w3 O8 K
0 V  h. |" g: f& w8 Q, v
  有了许月的捣乱,于向阳少喝了一半的酒,其他人也没办法,只好认了。酒足饭饱之后,他们便散了,于向阳听许月说她下午不上班便答应送她回家,许月已经喝得迷迷糊糊了,抱着于向阳的手靠在他身上,这样子让她一个人回去于向阳不放心。
# H& \( s$ w& T1 q/ V8 J# _  M! |
  一路上很快,到了许月住的社区之后,许月也清醒了一些,她邀请大哥于向阳一起上去坐坐:「大哥,去嘛!到了家门口都不上去坐坐吗?你不当我是妹妹啦?」于向阳看着许月抱着他的手撒娇,那丰腴的乳房在手臂上摩擦着,让他小腹慢慢升起一股热流,他点了点头:「好,到丫头家去坐坐。走吧,你带路呢,大哥我可认识路。」许月高兴的下了车,等于向阳锁好车便带着他往家里走去。/ l3 e2 r1 y" ~0 ~- @; A
/ W6 E" h; _, s- a" S
  许月家在四楼,两人没坐电梯,慢慢爬楼梯到了四楼,许月开了门,带着于向阳进了屋。屋里的装修搞得很不错,这让于向阳都赞扬了一下。  S$ {/ d( \  k! h9 z; S; |2 v' e

+ D" w' }  |! t) k0 K! O: ]  许月拉着于向阳坐到沙发上:「大哥,你先坐一下,我去泡茶。」于向阳也有点累了,便靠在沙发上闭目休息起来。1 r3 c* P) Y& v/ V

  w) K# Y4 [% Q  许月把茶端了过来,看到于向阳在休息,连忙拿来毛巾为于向阳擦脸。于向阳脸上被温热的毛巾一盖惊得弹起来,整个脸一下撞进了许月怀里,许月本能的抱着于向阳的身体,丰腴的乳房压在于向阳的脸上,于向阳呼出的热气透过衣服来到她的身体上。
5 O" \2 l4 O2 S: p! o# I
* Y( {  F0 R4 S  y3 K  于向阳连忙退开:「妹子,对不起,我刚刚被吓着了。」许月笑了笑:「大哥,没什么呢,都怪我没和大哥打招呼。来,大哥,擦把脸吧!」她拿起毛巾温柔的给于向阳抹了脸:「大哥,你要是累了,就躺下休息一下,我去洗个澡。」她转身进了浴室。3 e: z$ m3 J, s

4 Q' o4 S1 K" Z9 }3 k  于向阳这才松了一口气,刚才那软玉温香的滋味真的让他有反应了,那里真香。他靠着沙发,再次眯起眼睛来。
! J% R+ m8 ^0 q) Y3 J! L- m7 [: e& [# x( z; O, T1 G" i
  许月洗完澡,用浴袍把自己一裹就出来了,来到客厅,便看见于向阳靠在沙发上打盹,她连忙过去,推了推他:「大哥,你去床上睡吧,这样不舒服。」于向阳被推醒了,听到她的话,挣扎着爬起来,迟疑了一下:「我先洗个澡。」「好的,大哥,我扶你过去。」许月扶着于向阳走到浴室,为他放满水,然后帮他脱下衣服。于向阳真的酒上了头,他让许月帮他脱下所有衣服,然后扶着进了浴池,帮他擦洗起来。- g* d% J! X& ~7 e& J& J* s
1 z' @- E' t- b, d; ^/ ]
  许月看着他迷糊的样子也没有迟疑,一双白嫩的小手帮于向阳清洗了全身,然后扶出浴池,抹乾净身体也用大毛巾一裹,再扶着他出来。于向阳从浴室出来被风一吹,脑袋顿时清醒起来,看了看扶他的许月,尴尬的说:「妹子,辛苦你了。」许月一都嘴巴:「那大哥你还说要打我巴掌。」看着许月那娇媚的样子,于向阳忍不住用手一点她那都起的红唇:「当然要打,赏罚分明嘛!下次你再犯,我就狠狠打你屁股。」许月脸一下红了:「不准打我屁股,再说我不理你了。」于向阳觉得身体一下热起来,他坐到沙发上,一把将许月抱在大腿上,掀开那白色的毛巾,扬起手就朝那白花花的屁股拍下去,「哦,好痛!大哥不要打,我认错好嘛!」许月在他大腿上挣扎起来。于向阳看着她楚楚可怜的样子,落到她屁股上的手慢慢摸起来,许月嘤咛一声,不安的扭动着。, F4 k, ]/ [4 `, l
& V* j$ q* g% W/ E: D
  于向阳让她坐起来,靠在身上,双手搂着许月,那水灵灵的样子让于向阳忍不住吻住了她的红唇。许月双手搂着于向阳的脖子,被动地配合着他的亲吻,灵巧的舌头和他粗糙的舌头纠缠着,互相吮吸着汁液。4 m3 N) d8 O' ^2 L+ @2 x
* i: b( n( Q% m* s7 \* a- y* J
  于向阳贪婪地品嚐着许月的舌头和唾液,啃咬着她的红唇,双手慢慢扯下了许月身上唯一的毛巾,让许月的身体呈现在眼前。他惊讶地看着许月的身体,平时都看不出来她居然如此性感,挺翘丰满的乳房、洁白柔滑的身体,那黑色的森林、纤细的腰肢、浑圆的臀部、修长的玉腿,这正是一个女人最完美的时候,熟透了的身体在邀请着他来品嚐。他的阴茎顶着许月柔软的身体,告诉她,它很兴奋。
3 ^& \' D( Z, x' E% x% [2 \* t; ^+ Y( x0 a5 q- r  ~9 N$ Z
  许月靠在于向阳的耳朵边上:「大哥,抱我进房里去好吗?」于向阳知道该怎么做了,抱着美人走进她的卧室,轻轻把她放在床上,然后慢慢爬到她那峰峦起伏的身体上,大嘴在那丰满的乳房上啃起来。许月的身体慢慢红了,她在于向阳的大嘴啃咬下扭动着,一双洁白修长的美腿缠在于向阳身上来回摩擦着,嘴里哼着动人的声音:「大哥,我要,来嘛!」于向阳放过她的乳房,看着动情的许月低声问道:「妹子,有套子没有?」许月娇嗔的看了他一眼,伸手到床头柜里拿出一盒套子:「大哥,你能用多少?」于向阳尴尬的笑了笑,揭开包装,就要自己套,许月拉着他:「我来为大哥你戴套。」她很小心的把安全套套上了于向阳的阴茎,为他穿上雨衣。3 B  v: p( f9 X# {) I
0 o- B$ H* E7 ?& T% r
  于向阳已经忍不住了,把许月推倒在床上,分开她的双腿,把坚硬的阴茎对准湿润的洞口,屁股一顶,硕大的龟头粗暴地挤开娇嫩的阴唇,冲了进去,于向阳舒服得「嗷」的叫了起来,那柔软温暖而又紧致的感觉让他大力地抽送起来。0 k, S9 e  `( V) K9 i

4 a6 T) D* ^9 g$ ?( y  看着许月那挺拔的乳房在自己的冲击下不停摇晃的样子,于向阳忍不住抓着那对白兔,使劲地揉起来。许月娇媚地呻吟起来,双腿夹着于向阳的腰部,屁股也扭动起来配合着于向阳的大力抽送,许月低声呼喊着:「大哥,用力!哦……好棒!大哥好……好棒!再来……」于向阳骄傲的俯下身体压在许月身上,双手扶着她的脑袋,重重吻了上去,腰部也用力地动起来,让身体下的娇美玉体迎接着一轮轮大力冲击,粗大坚硬的阴茎使劲地开恳着肥沃的水田,一次又一次的打着洞。
& R# J6 ]9 Y4 o! q$ C  G  T6 L; l3 l/ v7 _& t
  于向阳在许月的脖子上、胸膛上到处啃着,坚硬的阴茎被许月的阴道紧紧地握着,无奈地射出了精华。泄了气的于向阳趴在许月身上喘着气,许月也狼狈的大口喘息着。
6 {4 ]- _) i$ `# r1 S2 o6 M; f" k! n8 ~& b* X# D
  这时于向阳的手机响了起来,他拿起接了电话,片刻之后把手机一丢,大笑着抱着许月打起滚来:「宝贝,你知道嘛?你真是我的福星,我的对头被下了。
$ N3 G- U" @" L$ b! X% }4 M
, }+ K/ U5 f5 ?6 w% N  哈哈!真是让人高兴。」许月也高兴起来,她在于向阳的胸膛上画着圈:「大哥你好棒,刚刚弄完女人就有好消息,这是不是财色皆收呀?」于向阳轻轻拍打着她的屁股:「嗯,刚搞完月月大美人就知道对头完了,真是畅快。」许月娇笑着掐了于向阳一下:「那要不要再搞我一下庆祝庆祝呢?」于向阳一听,阴茎又立了起来。许月惊喜地看着那根阴茎硬起来,她连忙扯下那湿漉漉的雨衣,急匆匆的把还沾满精液的阴茎吞进肚子里。有精液润滑,于向阳只来得及「嗷」的叫了一声,鸡巴就全根进入了许月的阴道里,他只好让许月自己动起来。
" H) z& G* ^  C4 c4 I
1 n0 X& A# |: S9 m  许月坐在于向阳的胯部,慢悠悠的起落着身体,看着于向阳想夺回主动权的那猴急样子,得意地笑了起来:「大哥,这么急干嘛?我们慢慢来嘛!」于向阳伸手抓着她的乳房,捏了捏那两颗草莓:「快点才有感觉,这么慢,等下还没嚐到滋味就完了。」「怎么会呢?」许月扭了几下屁股:「大哥刚刚才发射过嘛!
0 L9 F3 U% t% ~" P1 G/ m! U2 {; m2 q: D% g5 u
, ?" F& s( ?4 b( m" ?, M  这次肯定久得多。我们慢慢玩好不好?快了很累的。」于向阳揉着那两团雪腻,他还真有点累,刚刚战斗过的阴茎还有点酸痛,就这样放在里面慢慢恢复也不错。
7 j# U% u: w0 [1 r, G0 w# A
3 J- s8 `! L7 g: W) r  他静下心来,看着坐立的许月那雪白光滑的身体说:「丫头,你的身材很棒哦!怎么穿衣服看不出你有这么好的身材呢?」许月骄傲的说:「因为人家不想被人家看肥肉的眼神看嘛!所以我从来不穿紧身衣服,你当然看不出来啦!大哥喜欢我的身体吗?」于向阳拍了她的肉团两下,看着那乳波晃动的样子笑了起来:「怎么不喜欢呢?我怕我以后看不到这么美的女人了。」许月身体扭动几下,都着嘴说:「大哥说什么呢?以后只要你想就可以随时来看我嘛!就怕你不喜欢我。」于向阳连忙哄她:「怎么会不喜欢我的小月呢?大哥恨不得天天抱着你玩。- h3 H7 a* y5 q3 N' \5 x5 e; J+ w

& s  m4 A9 c! X0 C, K6 u/ o% i4 X  好妹妹,笑一个。」他扶着许月的腰,使劲往上顶了几下,让许月嫣然一笑,看得于向阳都流口水了。许月温柔地擦去他嘴角的口水:「多大的人了还流口水,羞不羞啊?」于向阳色迷迷地笑了,一只手摸到结合的地方,寻找着许月的小豆豆:「月月你笑得太好看了,大哥好想吃了你。」许月被他摸到了要害,呻吟着说:「大哥你不是正在吃吗?嗯,你好坏,妹妹让你随便吃还玩那里干嘛?」于向阳用手指摩挲着那娇嫩的地方:「谁叫月月你动得这么慢,大哥的鸡鸡已经很硬了,想快点吃你呢!」许月只好快速的动起来,淫水顺着于向阳直立的阴茎流下来,随着「啪叽、啪叽」的声音,许月也大声呻吟起来,那淫荡的样子看得于向阳兴致大起,他用手托着许月的屁股,帮助她做着活塞运动,让许月更加兴奋的运动着,动情的她胸前的皮肤慢慢变红了,看着于向阳的眼神也更加火热和迷恋。
( R( W) C* k& r) W
! ~8 J! `) ~: {' A* m  于向阳笑着说:「妹妹,舒服吗?喜欢大哥的鸡巴不?」许月红着脸说:「喜欢,大哥的好大好热,比戴套的时候好多了,以后不准你戴套子进来了。」于向阳也动了动,让许月又满足的叫了几声:「以后不戴套子怕搞大你的肚子,那就完了。你不怕妹夫和你吵架吗?」许月正在享受那几下冲击,不假思索的说:「大了就大了,反正他也没戴,他敢说不是他的?我也好想你搞大我的肚子。就怕你不行哦!」于向阳听了,狠狠地抓了她的乳房几下:「啥,我搞不大你的肚子?月月,你惨喽!趴下来,我来让你见识见识什么叫做爱。」许月听话的伏下来,趴在他身上,含着阴茎的下体挨着于向阳的身体,让于向阳托起一点,然后就是一轮飞快的冲击。
* t$ d' ]9 a& l0 Z: r7 q% w( j6 m
  于向阳的大鸡巴肆意地冲击着许月的身体,撞得她身体前后摇摆起来,于向阳扶着她的腰,不容她躲闪,摩擦的快感让两人都急促的喘息起来,许月头靠在于向阳肩膀上,无助地大口呼吸着,似乎那爆炸般的快感要让她窒息一般。
3 y' Z6 G% s- h& ^+ `& X
: B6 v) V1 v* J5 X% d( h  于向阳连续运动了二十几下,身体毕竟老了,只能放慢下来,让许月趴在他身上,阴茎缓慢却有力地抽动着。这时他的手机再次响了起来,他拿过来一看:. Z6 t8 V2 R! x2 d: r3 w
! q/ u7 p8 j0 Z4 h1 a* n9 H5 m
  「李市长?」许月也好奇地凑上来看了看:「管他呢!大哥再来,我要。」于向阳亲吻了她一下:「乖,我先接个电话,别出声。」然后按下接听键:
3 G- ^) w* G+ M+ k5 X; B: g( i/ Q2 X* b" x
  「李市长,我是老于,有什么好事啊?」「老于,你知道了吗?那个书记被郭书记赶去学习了,我成代市委书记了。你小子苦尽甘来了。」「是吗?那真是好消息。」「老于,你来我办公室一下,兄弟有个好东西要给你,是刚从省城拿过来的哦!」「什么东西?神神秘秘的。老哥,别吊胃口了,咱哥俩谁跟谁啊!」「算了,你这家伙一点情趣都没有。你的任职状,警衔升了一级,郭书记对你印象很好,要安排你上副局呢!管纪检怎么样?」「真的?老哥你别骗我。」「快来,过来陪哥喝几杯,不然,我就烧了你的宝贝哦!」「我就来,就来,哥你别急。」他一挂电话,看着身上的许月,重重亲了一下:「我的幸运星,我爱死你了!
& h1 |: r! ]+ H0 p
% i& W4 M; d5 d7 J) b  大哥我要当副局长了,你真是我的福星。」许月也呆了:「真的?那恭喜大哥了。」于向阳嘿嘿一笑:「月月拿什么恭喜我?」许月红着脸:「拿我的身子啊!
; {/ O& N1 ~, s. G* L1 Q7 A
2 z4 H, T$ v" h* ~( \8 ]  快动啦,死人,插里面不动涨死人啦!让人不上不下,难受死了。」于向阳得意地抱着许月一翻身,把她压在身下:「月月,让我来好好享用你吧!」使劲抽插起来,许月「哦」的叫了一声,双腿夹着于向阳的腰,双手搂着他的脖子,含情脉脉地看着正在努力耕耘的男人,红唇迎上去送去了一记香吻。
9 }' d  t; H3 ~# e( s2 h; q! m" Y3 C6 \+ d, ~, g0 o4 k
  于向阳享受着美人送上的香吻,更加用力地冲击起来,浑然不觉自己已经满头大汗,在许月的娇吟声中使劲往柔软的阴道深处使劲冲锋,已经水灾泛滥的阴道紧紧握住他的凶器,一股热流从里面涌出。
) g$ b" c: h) x5 I& e. H& Z2 r0 m* r+ n4 h/ l% H" i, v
  看着兴奋得全身发抖的许月,于向阳更加激动了,双手抓着许月的美腿,把它架到肩膀上,让她的阴部完全显露出来,然后把水淋淋的阴茎对准那张开的小洞,使劲一顶,让许月「嗷」的叫了起来。趁着湿润的阴道他快速的运动起来,激烈的「啪啪」肉体撞击声响起来,配着「噗嗤、噗嗤」的抽插声和许月的幸福歌声,整个房间里充满了淫欲的味道。7 {& S; K+ y) A' C& F" ], S1 \- f/ n
9 U. ~) N; {( I, C0 t4 h+ U; e( h
  于向阳感觉到身体里的快感像潮水一样袭来,他知道快到极限了,咬着牙继续着活塞运动,许月本能地用力夹着那根在阴道里运动的东西,她已经到达了快乐的巅峰。随着于向阳一声吼叫,许月也快乐的欢呼起来,她能清晰地感觉到身体里那根阴茎猛地一涨,一股热流射向她的花心,那滚烫的滋味让她欲仙欲死,只能紧紧抱着于向阳。7 \: w! P6 [& ^: g: x

( @# n/ u: x8 W7 h/ }' H  于向阳艰难的把软下来的阴茎拔了出来,然后亲了亲许月的额头:「月月,你真棒,我爱你!」许月爬了起来:「大哥,你快穿衣吧,市长还等着你呢!等你有空再来爱我好吗?」于向阳继续吻了她一会:「好的,月月。」许月回应着他的亲吻:「大哥,月月等着你来,月月还等着你搞大我的肚子呢!」于向阳笑了起来:「好的,说不定大哥这一次就能中靶呢!要是没有,大哥还要再来好好搞你。」许月为他清理了一下下体,服侍他穿上衣服,依依不舍的送他出了门,这才关上门。她要好好睡一觉,闻着那个在自己体内播种的男人的气味入睡。

TOP

发新话题